变形金刚中国联盟社区:TFCLUB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51|回复: 11

FOC官方小说剧透汉化:《变形金刚:浪迹天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11 14: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言:
The epic battles between Optimus Prime and Megatron have long thrilled Transformers fans. But these two giants weren’t always great leaders and bitter foes. This new novel continues the electrifying saga that started with Transformers: Exodus, unveiling the origins of the conflict—the explosive events that unfolded before Optimus and Megatron arrived Earthside, forever altering the destiny of their kind.
长久以来,威震天与擎天柱之间史诗般的战斗吸引着无数的变形金刚粉丝们。但这两位钢铁巨人的主角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成为伟大的领袖和不共戴天的死敌。这本全新的小说继续描述始于《变形金刚:征途》<Transformers: Exodus>)的机械传奇,向全世界揭示这场争斗的前因后果——在擎天柱与威震天到达地球之前又发生了哪些冲击性的事件,以及这些事件是如何改变了变形金刚种族的命运。

Once allies, Optimus and Megatron are now enemies in a civil war. To prevent Cybertron from falling into Megatron’s hands, Optimus jettisons the planet’s heart, the AllSpark, into space, then sets out to find it with Megatron hot on his heels. Optimus is determined to defeat Megatron, bring the AllSpark home, and restore Cybertron to its former glory.
昔日的擎天柱与威震天曾是亲密无间的盟友,如今却是内战中势不两立的敌人。为防止塞伯坦落入威震天之手,擎天柱将星球的圣物火种源发射进太空,随后赶在威震天之前出发去寻找造物模块的踪迹。擎天柱决意打败威震天,将火种源带回母星,重建塞伯坦黄金时代的辉煌。

But a saboteur lurks aboard Optimus’s spaceship, and ahead lie lost colonies, some of them hostile. Optimus needs help of the highest caliber, but from whom? Heroes such as Solus, Nexus, and Vector Prime are just names from make-believe stories of long ago. Or are they? Maybe it’s time for Optimus Prime to find out. Maybe it’s the only chance he has to vanquish mighty Megatron.
但一个潜伏着的狂派叛徒暗中混上了擎天柱的飞船,而旅途的前方有着无尽的未知,其中不乏满怀敌意的星球与住民。擎天柱需要召唤出上古神剑来扫平前进的障碍,但谁能为他提供真正的线索?娑罗天,经天纬,引天行等只出现在十三使徒神话中的英雄逐个现身,各种传说中的真相正等待着擎天柱去探索。为打败战无不胜的威震天,这也许是擎天柱唯一能够取胜的机会。

http://www.tfw2005.com/transformers-news/video-games-17/transformers-exiles-official-product-description-revealed-171765/

Transformers: Exiles
变形金刚:浪迹天涯



by Alex Irvine




Does it feel like a trial?
Does it trouble your mind the way you trouble mine?
Does it feel like a trial?
Now you're thinking too fast
You're like marbles on glass

*由H社授权、Alex老湿执笔的WFC官方游戏小说第二作,系上部塞伯坦之战《变形金刚:征途》(<Transformers War for Cybertron: Exodus>)的续作,预定剧情接续WFC与FOC(Fall of Cybertron,2012冬发售的全平台FPS新作)之间的内容。很糟心的是一年前俺汉化Exodus梗概时一时想不出好译名,于是从Gonzo的<Last Exile>那边借用了下《最终流放》的题目,结果当真正的流放(Exile)到来时已经无从下手了TAT
TFwiki的歌词典故来自美国The National乐队的单曲《Exile Vilify》,曾被MAGGIE Q主演美剧《尼基塔》(Nikita)用作第二季的片尾曲,同样只是题目相似的捏他不用在意。

个人吐槽书评:
大概因为前作已经把赛星钢铁浪漫的大框架设定完成了,于是这次前传小说的定位更接近战争史诗与机械神话之间的过渡迂回篇,人物对话和心理活动描写较多,剧情节奏安排上略逊于恋爱轰炸张弛有度的WFC(主要是突突场面爱好者也许会失望XD),好在有各种福利搞笑段子穿插其间,而且平装本体小量轻易推携带,实乃居家旅行KILL TIME无名优品。不过这书出中文版的话俺大概不会买,主线的几处狗血神棍桥段以及后期的神交搞基情节实在……太坑爹了orz

常规免责声明:
这次Wiki的梗概上新明显比WFC匆忙,而且原书BUG也不少,再加上俺扫书扫得比较快,以下汉化介绍可能有脑补私货,一切请以正本内容为准>~<


正文开始:

波澜壮阔的塞伯坦内战已经告一段落。出发寻找造物模块火种源(The Allspark)的博派飞船方舟为摆脱狂派战舰报应号的追捕,冒险潜入塞伯坦最后一座太空桥的力场范围。随着黄金时代最后文明遗产的轰然崩毁,擎天柱与其他博派成员发觉方舟已被传送到了一片陌生的星域中,而紧追不舍的狂派战舰的信号亦在瞬间消隐无踪。

来自赛星的报告·A3断章Vol.1

作为被威震天指定的独裁者,留守塞伯坦的疯狂科学家震荡波成为赛星的无冕之王,残酷镇压以通天晓为首的残余博派反抗军,特别是英勇的雷霆拯救队(Wreckers)。十三使徒中的全知者,擎天柱的导师钛师父在擎天柱离开赛星前,将普神圣约的预言之书碎片作为临别赠礼交托给他,使之与领导模块融合,希望圣约能在寻找火种源的旅途中引导博派去往应许之地。方舟起飞后不久,一度领导赛星反抗斗争的钛师父被震荡波捕获,拘禁在铁堡档案馆继续撰写只属于TF的无尽编年史。

不知去向的旅途中,擎天柱一时间感到了胸中的悸动,随后领导模块弹出了一张星图,指引博派众人前往某个失落已久的世外桃源——极速星(Velocitron),千年以前它曾是塞伯坦文明的一颗殖民星球,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被母星遗忘在时空的彼端自生自灭。擎天柱率领爵士等一小队汽车人降落在地表探查,发现在此定居的极速星人是古塞星人的一支后裔,并发展出了以竞速为中心的繁荣文明。

在意外邂逅了传奇般的快车手啰嗦(Blurr)并初步了解极速星的概况之后,擎天柱一行人遇到了星球副首相洗劫(Ransack),随后在其引荐下启程前往极速星的首府三角城(Delta)。在这个充满未来风格的喧嚣都市里,擎天柱充分领略到了极速星文明的实质与魅力:极速星人以追求速度为终生信仰,星球地貌已被改造成为高度专业化、便于奔驰的高速道路,城市中央修建有巨型竞速场。极速星人如其名,视奔跑为生命,以速度为呼吸,终日沉浸在竞速带来的极速体验和无上愉悦中。在洗劫带领下,博派众与极速星的巾帼领袖超越(Override)会面,她也是在竞速中赢得了女王的宝座。擎天柱在感慨这座远离战争的乌托邦的同时也忧心忡忡地意识到,博派的到来可能会给这座长久以来的和平之星带来狂派的追捕与威胁,必须尽快警告当地住民可能降临的危险。


http://tfwiki.net/wiki/Override_%28Cybertron%29

极速星人最初误认为,博派众是殖民母星塞伯坦派来拯救他们的特使。超越直言不讳地告诉擎天柱,极速星的社会正在逐渐衰落,不仅因为他们的恒星正处在最后的消亡期,住民自身也已经感到了星球资源日益紧缺的压力。尽管如此,他们仍没有忘记星球上历年来最推崇的传统盛事:为决出速度最快的极速星人而举办的超级竞速大赛(the great Speedia race)。擎天柱受邀观看了比赛,隐隐意识到这与赛星一度流行的角斗比赛有着各种微妙地相似,不禁想起了那个籍由底层角斗取得权力、并使赛星陷入战乱的前角斗士威震天。擎天柱发现极速星人对赛星危机和狂派追击之类与竞速无关的事务要么懵然无知,要么漠不关心,为了警醒群众并显示博派的力量,擎天柱决定暗中派银剑(Silverbolt)埋伏在竞速决赛的终点,在选手冲线的一刻从空中突袭会场。然而此举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最终狂热的观众只是将银剑的乱入当成了赛事的余兴表演,而得知真相的洗劫对此无理之举勃然大怒。最终啰嗦不负众望地夺冠,擎天柱对他获得的极速奖杯却有种莫名的似曾相识感。

一番交涉之后,博派将方舟降落在三角城中心,进行飞船补给和修理。擎天柱借机全面游览了极速星的世界,当地一位叫做时钟(Clocker)的热心青年作为他的向导全程陪同。根据领导模块提示的线索指引,他们来到了极速星一处有着神秘传说的上古遗址,据说凡是进入此处者都会无端失踪。

与此同时,洗劫及其党徒收到了一位署名“777”的神秘塞星人发送的信息。777告诉他们有关赛星内战的因缘,以及威震天与即将到来的狂派飞船的情报。追求变化与破坏的洗劫被狂派“和平经由暴政”的理念洗脑,狂喜之下开始着手策划密谋造反。

擎天柱不顾时钟的警告和阻止,独自进入了遗址的神秘领域,意识到这是一座已被长久废弃的极速星太空桥,所谓的时空罅隙原本是为自母星赛博坦而来的旅人导航的传送灯塔。他无意间在幻境的砂石废墟中捡到了一片散发光芒的的奇异金属,很像是传说中失落的十三使徒神器之一,星辰剑(Star Saber)的碎片。在能进行下一步调查之前,两人突然被一群狂派理念的支持者迎头袭击。擎天柱与时钟突出重围,竭力逃离了现场,返回方舟停靠的三角城竞速场。经此变故,相信博派理念的时钟与另一位极速星机械师发条(Mainspring)决定加入擎天柱的队伍,登上方舟与博派同行。

返回三角城之后,擎天柱召集博派询问有关那块神秘金属碎片的情报,汽车人众说纷纭。啰嗦突然闯入打断了咨询会,说他在超级竞速大赛上赢得的奖杯上也镶嵌有一片类似的零件,并将其赠予擎天柱。众人尚且未及深究,忽然间警报大作,显示有人正在从外部破坏方舟。博派众正忙于检查和修理船体,洗劫带领其党羽杀向竞速场,扬言要从超越手中夺取领袖权。超越看出洗劫已被狂派理念蛊惑和煽动,冷静地应付局势组织回击,双方在曾经被视为圣地的大竞速场激烈交火,极速星从此也陷入内战,维持了千年之久的和平繁荣如同虚幻泡影,瞬间分崩离析一去不返。激战中超越命擎天柱带船飞往太空桥先行逃走,擎天柱注视着视野里渐行渐远的战火一筹莫展,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这颗重蹈母星杯具的殖民星球。

博派自极速星修复的太空桥处脱出生天,发现被传送到另一颗奇妙的星球轨道上:一个由宇宙垃圾及废弃物构成的荒凉星球,名为垃圾星(Junkion)。擎天柱和一小队船员遇到了一个满嘴怪话脑袋也不利索的变形金刚营救车(Wreck-Gar),自称是这个废墟世界的统治者。在领导模块的圣光照耀下,他的思维突然清醒了不少,表示愿意与擎天柱和博派同盟,并率其手下的垃圾星人帮忙修复极速星之战中受损的方舟。

此时,在追逐战中与方舟一起被传送到同一星域的报应号成员纷纷苏醒,威震天坚信跟随着方舟逃亡的轨迹就能捕猎到擎天柱,于是指挥狂派战舰准备降落到极速星上。
*丫的威总一连睡了14章快半本书才醒……作为男主角不觉得丢脸吗喂!另外这本里的威红戏都很搞笑有爱ORZ

在垃圾星人忙于修理之时,擎天柱前往星球深处,发现一艘坠毁在地心的史前神秘飞船。此时领导模块弹出了另一张地图,指引他前往垃圾星最后一座运作中的太空桥。回到地表之后,擎天柱想向营救车借用一艘飞船以探查情报。但执勤的警车意外地发现,一位博派的情报线人,垃圾星人螺栓(Shearbolt)被杀死在方舟上。营救车对同胞血案怒不可遏,要求擎天柱限期破案严惩凶手。结合极速星上发生的种种巧合,擎天柱不禁怀疑方舟成员中出现了叛徒。这时,利斧(Axer),一位长久以前因太空桥故障被误传送到垃圾星上的狂派,开始拼命策反营救车背叛博派众。

众人在建筑垃圾中挖地三尺寻找可以修复飞船的部件,擎天柱在废墟中无意发现了另一块神器的碎片,赶在即将焚烧的前一秒钟将其抢救下来。
*虽然走在路上都能捡钱是女主角的特权……可是剧情道具一连两次都是捡到的,OP的主角威能也太坑爹了啊喂ORZ

此时的极速星上,一伙神秘的宇宙海盗在超越与她忠心耿耿的部下面前现身,自称为向赛星人复仇而来。随着插足战斗的第三方乱入,极速星内战愈演愈烈,陷入了无尽的混乱中。
*根据网龙的TFP网游MMO线报:“神秘的第三方势力即将崭露头角:海盗头目雷丘(Thundertron)的家园毁于赛博坦人的疯狂扩张,为了复仇,他驾着无比巨大的太空船月潮波号(Tidal Wave)在宇宙的各个角落招兵买马,并且猎杀所能找到的所有赛博坦人。”

镜头转回垃圾星上,同一时刻警车追踪到了利斧,盘问他有关螺栓被害的情报。通过他的证词以及救护车的尸检结果,擎天柱和爵士推断出凶手和叛徒是一位能自由改变外形的幻貌者(Shifter),13使徒中的奇术师隐天形(Amalgamous Prime,the trickster)的后裔。以此为线索,他们设下陷阱,捕获了潜伏已久的狂派千机变(Makeshift,后于TFP第一季第8集《真假千斤顶》中出场)。他是威震天角斗士时期的同伴和狂派理念的忠实追随者,在WFC的铁甲龙之战后打晕了探长(Hound),并变形为他的样子混上方舟,暗中进行情报和破坏活动。他也是在极速星上煽动内战的罪魁祸首,那时他采用了自己的角斗士编号“777”为假名策反了洗劫点燃战火,同时破坏方舟拖延时间,为铺平威震天的霸主之路一路播下叛乱的种子。为限制他的易容能力,擎天柱将其监禁在死锁力场(Statis Field)内审讯,他虽然对擎天柱百般嘲讽,最后还是提供了利斧手中有碎片的情报以换取片刻自由,但OP拒绝在确认探长本尊的安危前释放他,并特制了一间活动监狱将其囚禁在垃圾星地底深处。抓获叛徒清理门户之后,神器的第四块碎片入手。

http://tfwiki.net/wiki/Makeshift_%28Prime%29

此时,报应号飞抵极速星,威震天凭借雷霆万钧的霸王气势和千机变之前的谍报工作,轻松收编了包括洗劫在内的一批狂派狂信者,并与众多极速星的狂派粉丝团结下同盟,迅速做好了自太空桥前往垃圾星追缉博派的准备。

擎天柱、银剑、大黄蜂和爵士进入了垃圾星太空桥,被传送到一片全新的星域,他们来到了伟大的锻冶与技艺之神,变形金刚十三使徒中唯一的女性娑罗天(Solus Prime)的陵墓。上古女神的全息图像出现在擎天柱面前,命令他和其他人速速离开。


http://tfwiki.net/wiki/Solus_Prime

来自赛星的报告·A3断章Vol.2

钛师父回想起了十三使徒时代的往事:普神为对抗宇宙大帝而制造了十三位战士。在决战前,武神震天尊(Megatronus Prime,即后来的堕落者Fallen)要求技艺之神娑罗天为其制造一件威力无比的武器。娑罗天于是锻造了藉由吸收恒星与黑洞的负能量,能够粉碎群星的镇魂枪(Requiem Blaster),但试射时就被它的破坏力所惊惧,决定将其毁灭。追求破坏的震天尊本来十分中意这件神器,强求不得,勃然大怒。娑罗天迫于压力,要求十三使徒就是否保留这武器进行投票。最后的结果是6比7保留,于是娑罗天采取折衷方案,将其封印在宇宙某个无人的角落。



然而悲剧轮回的因果就此种下,在对宇宙大帝的决战之后,心怀芥蒂的震天尊为求报复,策划谋杀了娑罗天。虽然他随后立刻被打败并流放,但在多次战斗中逐渐变得疯狂追求力量的马克西莫大帝(Liege Maximo)因为嫉恨创造之神经天纬(Nexus Prime),同时觊觎娑罗天留下的另一神器星辰剑(Star Saber,先觉者(Prima)的佩剑,剑柄由领导模块构成),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叛乱战争。长时间的追捕之后,钛师父的亲密战友,赛博坦文明最初的缔造者之一撷天萃(Alchemist Prime)将其击败并封印在异次元中。经此一役,时间之神引天行(Vector Prime)对兄弟间的手足相残深受触动,感到无限悲伤,躲进了自己造出的小宇宙(Pocket Universe),从此闭门谢客销声匿迹。而娑罗天的爱人经天纬为隐藏星辰剑和镇魂枪的所在,将自己的机体分为五个不同的变形金刚漂流到多元宇宙中,想借分散线索来守护十三神器的秘密。随着时间流逝斗转星移,十三使徒自身,以及记载他们事迹的神话故事也逐渐消失在赛博坦的传说中……

在娑罗天的陵墓中,一个来自赛博坦的不速之客,名叫传链(Chaindrive)的年轻博派突然现身,他是通过赛星上千斤顶修复的太空桥被传送至此,为擎天柱带来了钛师父的口信和手信——最后的一块神器碎片。擎天柱将手中的碎片组合,发现神器正体并不是传说中毁天灭地的星辰剑,而是召唤时间守护者引天行(Vector Prime)的次元钥匙——时之刃(the Blades of Time)。随着时之刃的启动,擎天柱进入了时空之门,与长者般的神祗初次会面。引天行告知擎天柱,身为时空守护者,自己不能直接参战干预这个宇宙的进程,并对他预言了利斧正在苦苦寻找的镇魂枪埋藏的位置——垃圾星地心的深处。然而擎天柱返回之时,正赶上报应号通过太空桥飞临垃圾星,威震天下令对地面的博派和垃圾星人展开无差别屠杀。

地表久违的博狂对决十分激烈,利斧乘机逃往垃圾星地心放走了被囚的千机变,并取到了镇魂枪。但随着上古神器的移位,产生的引力开始将整颗垃圾星从内而外地撕裂。听取了利斧的报告后,威震天下令将镇魂枪与报应号船体连接,从周围的恒星中吸取能量以备发射。强烈的共鸣唤醒了地底那艘上古沉船内的乘员Cannonspring。经历了长久的分离之后,Cannonspring, Mainspring, Pinion, Clocker和Chaindrive合体成为了十三使徒中最古的组合战士、创造之神经天纬(Nexus Prime)。作为娑罗天托付神器的保管者,经天纬授予了擎天柱自己的佩剑,传说中的神剑塞伯坦之刃(Cyber Caliber)。


http://tfwiki.net/wiki/Nexus_Prime

得到神器的加持和圣枢尊者经天纬的帮助,擎天柱在正面对决中战胜了凭借镇魂枪横扫千军的威震天。在双方激战中,扭打的擎天柱与威震天双双被镇魂枪的炮火击中。虽然塞伯坦之刃的结界保护了他们,但在电光火石生死一线的瞬间两人的精神被部分融合,威震天藉此机会窥探了擎天柱的记忆,找到了领导模块中预言之书映照出的火种源地图。


http://kieranoats.deviantart.com/art/Optimus-Prime-vs-Megatron-48389275?q=boost%3Apopular%20megatron%20optimus&qo=1
*官方搞起MOP的S1神交在线实在……不得不说Alex老湿这招同人斩灭真是太GJ了orz虽然正文中为自主规制PTA禁止内容没有正面描述当时的激烈情景,但事后描写OP想起双方被Melded Completly的这事怕得要死,而Mega则快活的要命还在芯里放话“一直以来都是我追你,现在终于轮到你追我了口桀口桀口桀”,这种没下限闪光到底是表达什么意思啦老湿!= =||||

此时第三方宇宙海盗行星追踪者(Star Seekers)杀入战场,将营救车和一众垃圾星人捕为俘虏,强迫他们将太空桥部件焊接在船身上,并企图介入狂博两派的争斗将双方一网打尽。危机重重之时经天纬出手,以能够切裂空间的对军宝具混沌之刃(Chaos Edge)震慑阻止了他们的乱入,擎天柱与威震天借此机会分别脱离战场,分头继续追寻圣物火种源的逃亡之旅。威震天在率狂派逃离前,命令红蜘蛛抛弃了被过度使用热度剧增的镇魂枪。神器的爆炸照亮了这个被宇宙遗忘的角落,将垃圾星彻底夷为平地。

赶走行星追踪者结束死战后,经天纬重新分体为五个组合战士飘往宇宙的彼方,继续他当年向娑罗天承诺的使命:不惜代价保护星辰剑的秘密,隐藏这件最终毁灭武器的所在*。
*据说此段是接应历年BOTCON主办者变形金刚收藏者俱乐部(TCC)时间轴系列会员漫画(TIMELINES)剧情的引子。按时间轴系列设定,这五人之后改名为坠天(Skyfall)、震地(Landquake)、断离(Breakaway)、旋顶(Topspin)和热浪(Heatwave),分别漂流到了Marvel G1漫画(Classic)、AEC邪神三部曲动画、Marvel G2、08会刊原创漫画TransTech和08年会独占主题玻璃渣镜像(Shattered Glass)平行宇宙,悲欢离合的最终再次合体,为找回记忆和应对多元宇宙的危机,重新踏上了寻找One Piece星辰剑的旅途。按最新会刊连载《山雨欲来》(<The Coming Storm>)的进度,这只5P悲情男目前正踯躅于G1动画宇宙中……

http://whitewings.deviantart.com/art/Nexus-Prime-152021112?q=boost%3Apopular%20nexus%20prime&qo=0
**大概是因为08 BOTCON独占的玻璃渣宇宙作品大受欢迎,外加TCC这套俱乐部独占玩具卖得不错,NP在TF死忠迷友中的人气意外的高,大有OC设定赶超官方的架势。这次H的官设更是让他把到了金陵13钗中唯一的软妹Solus Prime可谓福利多多(虽然最后还是被死死团的Fallen和Liege Meximo NTR了……XD)。另外Allspark论坛上也有人质疑wiki这段跨作品补丁打得比较牵强,理由是TCC那五只各个身怀异禀个性迥异,呼风唤雨组队打怪毫不含糊,而Exiles的这五只除了存在感稀薄和竭力要混入OP的主角队伍的酱油属性(五色战队的出身就很挫,Clocker和Mainspring——流落极速星打工的落魄机械师, Pinion——垃圾星打工捡垃圾的, Chaindrive——钛爷派来的快递员,Cannonspring——被埋多年的古墓粽子,呃不,宇宙垃圾)之外没有丝毫出彩之处……嘛,也许是在TF奇妙冒险的终点,他们都像JOJO那样觉醒了替身吧XD

尾声:
利斧被赛星人杀手的行星追踪者军团虏获,但他很快投诚了海盗头子雷丘(Thundertron)并说服他饶己一命,自愿作为带路党向导去捕猎更多的塞星人。从此,追踪火种源的队伍又多了一支……


参考文献:
AMAZON
http://www.amazon.cn/Transformers-Exiles-Irvine-Alexander/dp/0345519868/ref=sr_1_1?ie=UTF8&qid=1323532915&sr=8-1  

TFWIKI
http://tfwiki.net/wiki/Transformers:_Exiles

TFW2005
http://www.tfw2005.com/transformers-news/video-games-17/transformers-exiles-cover-revealed-172863/

Kamuibの兔子笔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7e47a0100xuzh.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07e47a0100xy85.html

TBC......
发表于 2011-12-11 16: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Sunny辛苦了
作为早一批拿到书至今拖拉没读完的人表示掩面……
话说我一直想吐槽那个777,卡拉OK录像机,日立的777……我总会想起这么一句来着……
至于两派简直就像RPG游戏一路找关卡打BOSS的行为,已经无话可说了
那个神交……大家懂的……反正在TFP里又不是第一次【喂
SOLUS PRIME我之前预想是按照职务翻译是创造母神,娑罗天,沙加的沙罗双树就是这个啊~
发表于 2011-12-11 17: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Sunny大辛苦了w
表示上个月初就入手草草翻过一遍除了RPG横版过关隐藏要素收集解锁终极武器情节读懂了其余的一知半解的人内牛满面:英语四级抱着字典啃的人真心鸭梨山大果真还是要专业的人来么TwT
被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Thirteens搞得头昏脑胀的人总算是明白了一点.....但是看到那个多重分裂各个平行宇宙乱飘的Nexus还是凌乱不已啊
至于精神交流神马的.....我终于明白大战过后老威那一句"Brother!I thank you for being so close to me!"是肿么一回事了Alex老湿祭出了终极必杀:神交!于是乎官方前一切同人灰飞烟灭www
难道就没人吐槽那个Nexus从自己身体里把Cyber咖喱棒抽出来的情节么orz看到的一瞬间就笑喷了233
发表于 2011-12-11 17:4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极速星那段我是在看银河之力么……
发表于 2011-12-11 1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猫 于 2011-12-11 18:31 编辑

啥时候才能看到全本的The Coming Storm啊,我哭。。。

另,又开始为某国内领先的专业语言翻译服务提供商准备新参考素材了么? XD
发表于 2011-12-11 20:4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一位女性,还被灭了……
会改变外貌的那位大神是找谁要的孩子啊……
发表于 2011-12-11 20:4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有爱的故事啊,跨越百万年的思恋,永远守候的誓约...............我整个人都高桥留美子了

另外,马克西莫到底算是那部分的呢?堕落者的小弟?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1 23: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kamuib

比起日立777来,他家Master老威的代号D16也好不到哪去啦>~<不过Makeshift这次的幸运E死忠犬设定真的超级上位,附加老威幼驯染和OP情敌的属性加成时髦度和萌度双双猛增,像OP刑讯他的那段嘴炮对轰,比觉悟比闪光比忠诚度的王者问答燃度完全不输给FATE/0的说(虽然最后败在了比理念和比爱称的环节上XD)。而且记得后来老威有两次金闪闪上身说到吾友,一次是脑补OP另一次就是说他……搞得俺都开始期待有这只中心的同人文了
另外这次金陵13钗的名字基本都不是俺取的,像Solus Prime娑罗天的冠名权属于TFCC字幕组的某位领导样,理由是译名必须体现出天降软妹属性,于是女神整个人都印度了……要是放任俺的审美乱来,大概会采用黄金12后宫的传统把Solus酱翻成织天纱吧XD


回复 3# colorfulsky

早在看到Cyber咖喱棒以前俺就已经被各种神棍桥段雷得风中凌乱,比如临近最终话时钛通快递员送来四魂之玉碎片的设定……分明是作者格子纸不够了吧orz
看到那段的一时间不禁默默脑补起类似这样↓↓↓的情景

哦还有,按这本的设定,被开武器店的老婆Solus塞满各种武装的Nexus是个三刀流(Cyber Caliber/Omni Saber/Chaos Edge),所以如果哪天爆出IDW飘哥或者TFP阿千是他重重重重重孙子的八卦应该……也不稀奇?


回复 4# Saki

讨论结果是Alex老湿出版时间紧填坑任务重,只来得及补了C版和A版(而且补课材料应该还是BG系的美版,因为日版银河之力里,按霓虹传统跟激射一起向着夕阳奔跑的超越是……伪娘
        
回复 5# 天猫

希望今年的Battle lines务必要一路平安啊>~<
And身为Love & Peace的传教向Freelancer,为防止后面再次中枪,只能悄悄多夹带点耻度高到不能被某些国内领先的专业语言翻译服务提供商出版的私货进去了……


回复 6# 艾冰尔

嘘,那个字不能说。有时说出真话就会落到类似IDW某位诚实编辑的下场yooooo

http://weibo.com/1774001350/xBgmsksmQ
恩玩笑结束。其实在MARVEL G2的最早神话设定里,变压器们都是像草履虫和水螅那样,靠有丝分裂出芽生殖的说(更恐怖了好吗


回复 7# darkylin
麒麟兄谬赞了,无论是比起辛勤耕耘无私奉献的麒麟兄还是拆协夜兔大魔王的“一艺之成,当尽毕生之力”,各种标准俺都还差得远啊XD有言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还要多谢麒麟兄汉化的队长英雄传福利m(_ _)m,MARVEL UK系列的《薄樱鬼·雷霆组绮谭》推广一定不会忘的哦>~<
发表于 2011-12-12 00: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darkylin

马克西莫就是13远祖之一,代表绝对的恶。Liege Maximo应该只是他的称号或职阶,真实的姓名(即xxx prime)目前还不知道。就像灾尔萨斯就用过Liege Centuro这个称号,全称Liege Centuro of the Decepticon Elite。

看sunny君写的介绍觉得书还挺不错的,准备找来看看,谢谢sunny君。
 楼主| 发表于 2012-8-25 11: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翻了部分小说中的福利片段但一直都木有备份,而且游戏出了以后才意识到,这篇是FOC的后传而不是正篇(最重要的游戏流程也太短了!),Alex老湿有时真的好坑爹……虽然正文得十分有碍观碍,还是拖过来存一份吧,抽空继续工事填坑的白条就不打了>_<

Chapter 20 大红灯笼高高挂(快住手)

P218
“别想再用那张脸来欺骗我们了。”擎天柱说。

“世间的一切都能轻易的骗过你。”千机变(Makeshift)回敬道。“威震天对很多事的判断都是对的,特别是对你的了解。他一直说你很傻很天真。你很软弱,因为你始终坚持认为人性本善,即使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事实恰恰相反。你什么都不懂,擎天柱。”在说到最后一句时,他不禁冷笑了一声。“你不是在与威震天为敌,而是在与宇宙的真理为敌。杀人或者被杀。消耗资源或者自己成为被消耗的资源。为了让每一滴能量物尽其用,这些法则都是必须的。”

“能量的物尽其用是为了惠及每一个人。”擎天柱说。“这种托词的扭曲恰如其分的表达了威震天的想法,因为他认为对他来说,所有的狂派战士都不过是无用的微尘。当他宣称‘和平经由暴政’时,你觉得他会把你单独排除在暴政之外吗?到底是谁在欺骗谁?”

被冰封在死锁力场内的千机变动弹不得,甚至连改变一下表情都做不到。这种情况下他能够发出声音,纯粹只是因为他的发声器不需要物理动作就能传递信息。“狂派和博派的区别在于,从现在开始的千万年,甚至亿万年后,威震天和他的事迹依然会被人传颂。而你和你的博派们则会被历史遗忘。”

“千万年以后的事情我可管不着。”擎天柱回答。“我只关心当下。特别是考虑到你已经被关在我们飞船的死锁力场里,而且当我在问你问题的时候。”

“ 不管你想问什么,图书管理员,我都不会说的。”

擎天柱不禁展颜微笑。图书管理员?每次威震天想蔑视他时都最喜欢用这个单词称呼他。显而易见,这个代称也已经在他的追随者中传开来了。“在你回答之前,我会一直孜孜不倦地追问的。而你最终一定会回答的,我很确信。”

“动动脑子吧。”千机变说。“我的易容本领也意味着我对疼痛的抗性很高。”

“但对无理取闹毫无帮助,很显然。”擎天柱揶揄道。“刑讯逼供不是博派的行事手段,你呆在狂派中间的时间太长了。事实上,如果你喜欢被挂起来上刑,你早该庆幸震荡波没把你丢进过他的实验室去。他一定会竭尽各种花式,好探索你为什么能像现在这样子改变形貌。”

他让千机变小小地脑补了一下这种威胁的可能性,同时注视着被囚禁的TF脸上冻结的表情。死锁力场的外沿微微颤动作声,表面微妙地流动着五彩的光芒,显示力场仍在限制着千机变的变身能力。“你还没有尝过那滋味,对吧?”擎天柱继续说下去。“你不用为此担心,因为博派从不以刑讯和暴政为荣。”

千机变一言不发。擎天柱的手指滑过死锁力场的边缘,感觉到这仪器的光幕在阻挡着他的触摸,在他抽回手的时候抗拒地推开外部的障碍。“所以,为什么威震天单单会派你前来?”他问道。“他手下有无数的狂派战士,但他唯独选中了你来执行这项绝命任务,与一群厄运连连的博派为伍,困在一艘麻烦重重的飞船上。这样看来,似乎他觉着你不是个有价值的弃子啊。”

“还问他动机这茬儿干嘛?”爵士说。“他就是干了。我们需要知道的仅此而已。”

“需要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擎天柱回答。警车带着铁皮走进会议室,静静站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

“你的任务是什么?”擎天柱问。“你得到的命令是离间我们,还是暗杀我们?”

千机变沉默不语。

“威震天对你许诺过,在我们被摧毁之后,他会来接应你吗?无论你身在何处?或者你只是在等待他追上我们的飞船?”千机变仍然缄口不言。“如果你不回答,千机变,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定你的罪行。”

审讯会很花时间。擎天柱深知这一点。在赛博坦之战的军事法庭上他一直是个耐心的法官,但这次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好好组织这场审讯。如果千机变坚持不招供,擎天柱只能放弃审讯,按以往的惯例处理,但这次的犯人格外麻烦,不能不小心应对。他是一个能随意易容的幻貌者,不仅善于挑拨离间,而且熟悉飞船的构造,甚至对博派乘员的习惯和喜好都了然于心。

这样不行。即使可以这样做……擎天柱沉思着。简单地完结此事并不可行。“千机变,”他说。“你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么?”

“跟所有人一样,来自同一个起源。”
*指Exodus中的火种源之井(Well of Allspark)。

“也许吧。但任何其他人做不到你所能做的。这是否意味着你来自其他地方?还是说你就是自愿效忠某个角斗士出身的王者,任由他将你这独一无二的能力浪费在这趟死亡之旅上?”

“如果你是想通过形而上学理论证明我和其他人不同的话,”千机变说。“请便。随便你把我折磨到死。”

“是你策反了一批极速星人加入狂派么?”擎天柱问道。

回答他的还是沉默。“看起来我们还是把他移交给垃圾星人比较好。”警车说。“毕竟,最终裁判权属于他们。我是指螺栓被害的那件案子。”

毫无疑问,垃圾星人一定会把千机变逐个儿拆成一片片零件。擎天柱心想。所以他们必然不能把他交出去。这种时候还要考虑道德和人权因素,真是不方便。

“那也不错呀。”爵士说。“还符合法律规程,顺便。”

“ 擎天柱,你怎么想?”警车问道。“事实上,螺栓的谋杀案应归垃圾星人管。我们不应该牵扯太多。”

擎天柱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也留给千机变自己考虑的时间。随后他开始重复自己之前的问题。“你是否在——”

“是的。”千机变蓦地打断了他的话头。“我告诉了几个极速星人威震天的事迹。在他们那边我被代号称作‘777’。那是我在凯恩当角斗士时的名字和编号。我认识威震天的时间比你要久得多了,图书管理员。不管你怎么说,没有跟他在角斗场里并肩战斗过,你是绝不会真正了解他的。”

“我跟威震天在一起的时候,也花了同样多的时间去读懂他。”擎天柱说。“你是跟哪个极速星人交谈的?”

“如果你去到那儿,自然就会知道是谁。如果你肯屈尊回去一趟,很快就能亲眼见到那位了。”

“你在垃圾星上也做了同样的离间和煽动么?”

“没错。”千机变回答,与此同时一条微小的警报掠过了擎天柱的脑海。千机变可能在撒谎。擎天柱回想道,之前提问的措辞可能给了他思考的余地,坦白部分真相的同时误导他的审讯者。他将这个念头抛开了一会儿,将思维转向了其他事情,比如,星辰剑的碎片……有些疑云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的直觉在提示他,只要找到正确问话的方法,问题必能迎刃而解。

千机变没有再多的回应。但擎天柱感觉他的沉默在指向真相。

他不再提问,直接开始指控。“你策划摧毁方舟。你背叛博派的理念,在极速星上播下叛乱的种子。你给无数的无辜者带来了损害,违反了赛星的自由原则。而你最深重的罪行是,向威震天秘密报告了我们的位置所在,就是最近在极速星上监测到的那通信号。”

“威震天自个儿就能找到你们。你们用不着知道他下一步的计划。”千机变说。

Megs家玫瑰战争的王者问答,幼驯染VS天降系最终结果:OP选手的一笑倾城获胜。DING!DING!DING!(够

Chapter 23 报应号漫游指南

P313

受伤的闹翻天*神志不清,正躺在报应号舰桥一角的维修床上辗转反侧。他突然坐起来叫道“威震天大人!有什么东西爬在镇魂枪上一起上来了。”随后他又尖叫了一声,因为自动诊断器械把他压回床上,继续修复操作起来。
*闹闹是前章在对垃圾星的突袭行动里被2IC警车打的XD。

威震天不禁笑出声来。施虐者自己往往不能忍受疼痛。

在他周围的舰桥上,追踪者们正在忙着操控报应号,后者因为前端装配上了沉重的镇魂枪而反应迟钝,裹足不前。这件上古神器实在太过沉重,以至于当报应号的推进器发动时,他们都无法控制飞船直线行驶。船体传感器扫描也受到了外置武器的影响,他们全是在凭着自己的光镜和本能的直觉,在由上百万片宇宙垃圾构成的弹幕领域中踯躅地航行着。

“真不敢相信。”飞流(Slipstream)在扫描外船体时不禁嚷出声来。“是擎天柱!”
*TFA那只女体小红,毒舌属性的Seeker软妹

“给我出去。”威震年命令道。“把他赶开,我们才能发射镇魂枪。如果放任他破坏它或把它从飞船上卸开,你也别回来了。”

飞流嗖地窜了出去。返回极速星的太空桥高悬在他们面前。威震天开始想象他用镇魂枪轰飞那些极速星的赛道时,那些土著人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了。那时候超越肯定发觉不到什么。当然,那时候她也早该死翘翘了。洗劫也是一样。威震天并不信任他。他会任命自己的手下去统治极速星,并奴役垃圾星人来修复太空桥,然后……无敌的狂派军队就能横扫银河系。

只要,等到飞流把擎天柱从报应号前面扔出去,让威震天在他最痛恨的宿敌身上测试镇魂枪的威力之后。

“如果我们保持这个状态进入太空桥,谁也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红蜘蛛说。“我是指,你爱怎么搞就怎么搞,但那时我们可能已经穿越到了亿万年以后碎成了宇宙灰尘,或者融成了渣,或者简单地说,挂了。”

“闭嘴。”威震天回答。“一旦我们摆脱了挂在前头晃荡的擎天柱,我们就能用他来测试镇魂枪,或者让他飞一阵子,等搞定一切再回来了结他。”

“如你所愿,威震天。”红蜘蛛说。“但当他还爬在镇魂枪上搞破坏时我们可轰不着他。而且我不知道现在还有谁能出去给飞流小妹递把手,好早点干掉他。”

威震天向红蜘蛛走近一步。“也许这种时候该轮到你出场了,我忠诚的副官。”

“敬谢不敏,长官。”红蜘蛛用一种满怀讽刺的语气回敬道。

“那么,也许我应该直接把你丢出飞船。”

“你是可以这么做,”红蜘蛛说。“然而另一方面,当你在忙着分心家暴的时候,报应号也许已经被某块横空飞来的垃圾星残骸砸得稀烂了。”

这是一场对峙。威震天环视舰桥周围,看到所有的追踪者都在看向他。他再一次地意识到追踪者始终是一个团结一致的群体。“难道你是想让我们开回去?”

“我们必须再降落一次。”红蜘蛛提议。“越快调整好,我们就能越快将镇魂枪使用自如。”

威震天从未冒出过如此深重的杀意,一时间几乎想不到其它的事情。自从他在角斗场第一次杀人以来,他从未愤怒到如此程度,而现在,红蜘蛛让他联想到与擎天柱单独两个人的最终决战,那份想要破坏一切的冲动几乎强烈到让他发疯。

几乎。

“很好,红蜘蛛。”他说。“我们开回去,而你要保证把所有博派的脑袋给我带来。谁也不准碰擎天柱,把他留给我收拾。懂了么?”

“杀光他们。”红蜘蛛说。“然后拿擎天柱的脑袋当做种族灭绝的纪念品。这说法我喜欢。”

威震天冷冷的盯住他。“当你弄掉自己的脑袋时,就不会喜欢这说法了。”

“我们快动手吧。”红蜘蛛说。

“没错。” 威震天说。“惊天雷,把报应号开回垃圾星中央,用牵引光束连接飞船和陆地残骸。让我们把这事做个了断。”

“只要来一发,”闹翻天呻吟着。“只要用镇魂枪来上一发,我们就能干净利落的解决方舟,永远摆脱擎天柱了。”

“只要他还在我们的船头上自挂东南枝就摆脱不了,你个蠢货。”威震天骂道。“虽然我讨厌承认这点,但红蜘蛛说的确实没错。快开回去。”

报应号掉头转向,一路碰上漂浮的碎片轰然作响,顺便还撞飞了那些追踪镇魂枪时不幸没来得及逃离,现在拦在飞船回程路上载沉载浮的垃圾星人。“尝尝这招吧,图书管理员。”威震天低声细语。也许,他心想,如果自己的幸运值足够的话,擎天柱——以及和他一起的飞流——都会被行进路上一片偶然经过的碎片撞飞出报应号。作为一个终身献身于无妄理想的TF来说,没有比这更惨的归宿了。即使威震天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有那么一瞬间,他开始任凭自己想象起与擎天柱共同统治赛博坦的情景。当然了,擎天柱必须还是那个奥利安·派克斯,一位值得信赖的特别顾问,侍立在赛星真正的领袖身边。

威震天领袖。

但显然那是不可能的。接下来不过是将报应号掉头回程,把镇魂枪一路带回垃圾星残余的废渣堆。一旦报应号着陆,而擎天柱鼓起勇气准备与其它博派和垃圾星人共同作战——那时,威震天就会一次性地永久解决那个图书管理员。

和平经由暴政,这需要偶尔在公众场合杀鸡儆猴。多年以前,威震天就应该这么做了,在内战真正开始之前,在狂派谋划炸毁空中花园之前,在着手摧毁九头蛇岛的工业园区之前。如果,在那时就能下定决心出手干掉某人,现在很多很多的事就都会不一样了。

但最终结果并无区别。过去的事已经过去,而现在擎天柱必须死。就是这么简单。

P322
飞流最开始的突袭就几乎把攀在镇魂枪基座上的擎天柱打落下来。他抓在手中的一块外壳零件松脱了,他一边把外壳的碎片拽下来砸向飞流的脑袋,一边竭力稳住自己的阵脚。飞流用装在双臂上的能量枪对准他迅速而猛烈地开火,以至于枪栓白热化到闪光的程度。她把配枪卸下来拿在手中,此时擎天柱用手头抓到的最后一块碎片当作武器推开了枪。

他从她的肩膀上望过去,看到报应号正在轧轧转向,在离太空桥还有好一段距离时就错过了航迹,行进方向直接对准了垃圾星中央的残余废墟。

而方舟也在返航,引擎后拖着的喷气忽隐忽现。驾驶员横炮完美的执行了计划。

威震天,擎天柱心想,你就是忍受不了停下飞船,跟我正面对决的诱惑。

One shall stand. 擎天柱默念着。And one shall fall.

飞流再一次地冲向他,一拳头打向他所在的炮塔,那是报应号用来固定镇魂枪而临时搭建的。擎天柱偏头躲过了这一击,让他身后的钢板上留下了一个凹槽。作为反击,他伸手直接抓住了飞流的脸。惊呆的追踪者连忙顺着报应号的外壳躲闪,好稳住自己。她又一次追向擎天柱,这次是一边猛冲前进一边用能量射线接二连三地开火。擎天柱感到了扑面而来的燃烧刺痛,但他低下头来,顺着弹道方向正面扑向飞流。

他们在空中一头撞上,碰地一声巨响在报应号船舷上传开来,绕梁三日延绵不绝,巨大的撞击声毫无疑问也传到了飞船内部。擎天柱从冲撞中回过神来,再次稳稳抓住了镇魂枪的炮管。他的另一只手上拎着被撞晕过去的飞流,顺手在她的脑袋上又敲了几下,以保证她维持着这样失去知觉的状态。

随后他把飞流扔向上方,好让她能在报应号的舰桥上苏醒过来。

来跟我对决吧,兄弟。他想着。不管就是在这里也好,还是当我们回到垃圾星也好。我随时随地奉陪。

One shall stand. One shall fall.


官方灭绝同人系列,主流CP保质保量全方位覆盖。原文的感觉没翻出来,Megs和OP的脑补都是看起来萌吃起来虐的说TAT

前方高能反应警告XD

Chapter 36 爱撕衣神交热线欢迎您
(前篇)

P338


原先五个TF停留的地方现在站立着一位组合战士。他的形态令人难以直视或用言辞形容出来,而他的面容也在不断的改变着。他是个幻貌者,是的,擎天柱心想。但从这个TF身上流动和散发出的力量告诉他,面前的这位并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幻貌者。

仿佛是为了回应这股力量,领导模块在擎天柱的脑海里发出信息。它并没有用语言,而是用意识流在解释这一切。

圣枢尊者,经天纬(Nexus Prime)。

传说中塑造外观的天才。擎天柱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时间的漩涡,回到了塞伯坦传说中那些久远的时代。在上古的历史中,所有的伟大神祗团结一心,在他们的无上荣光之下,他们的后裔以正义为名抵抗邪恶,抗争不息。

他屈膝致礼。“经天纬。”

“无需跪拜,擎天柱。”经天纬回答。“我们是兄弟手足,你和我。”

擎天柱不太确定如何接受这份赞誉。他等待着,经天纬一边发话的同时,一边从他——自己的机体里!——取出了一把武器。它是一柄与手臂等长的闪耀剑锋,没有字面意义上的剑柄,光华四射,灼灼生辉。这件神器如此锋芒毕露,坚不可摧,似乎娑罗天(Solus Prime)当年是使用宇宙中最古老和强大的行星星核来锻造了它。

誓约胜利之剑——塞伯坦之剑。

“接受它,擎天柱。”经天纬说。“我将它隐藏在自己的五个组合分体内,带着它穿越众多诞生又消亡的恒星,穿越无尽的世界与文明,一路穿越由各种逝去行星燃烧而成的灰烬之道,穿越由无数不可思议的创造照亮的天空。我看到了变革!穿越时空的旅途中,我自身也已经改变,而唯一亘古永恒的只有这把始终伴我左右的神剑。如今,我将把这武器授予塞伯坦真正的领袖。”

擎天柱伸出双手接住神剑,感到如此责任重大,因为现在神谕正在他身上应验成真。剑锋平躺在他手中,闪耀着灿烂的光芒。

他举起塞伯坦之剑,凝视着锋刃上辉煌闪耀的星光,感受到它其中蕴含的上古之力正在与他体内的领导模块共鸣。他觉得自己再向前一步,就会意识到自己正在面对以往从未思考过的命运……而大量的知识也通过剑身传入他的脑海。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似曾相识感;自己以前就曾掌握过这把剑。

“看来你弄到了个不错的玩具啊,图书管理员。”从上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擎天柱抬起头来,看到威震天正站在桥上。

“只是如果你现在不学着用一下它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用了。”威震天继续说下去。“因为呢,我啊,也找到了个不错的玩具。”
*这场景和对话似乎……在哪里见过?XD

http://club.tfclub.com/viewthread.php?tid=37452&extra=page%3D6

擎天柱回头望向身后的深渊,看到报应号正从地底缓缓升起,同时转向并从舱底放出大批狂派的陆军部队。一瞬间他明白了,要压倒双方军备的不平衡优势,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汽车人们,”他叫道。“尽你们所能,牵制住报应号。”

随后他跳向离自己最近的桥墩,开始向上攀爬。

P342
镇魂枪开始充能,从无数的时空中吸收着临近的行星与黑洞的能量。热量,光线,引力——一切形式的能量都能被它吸引,随后它会将吸取的能量集中,化为一道狂乱的射线炮火,强大到从未有人能从它的威力下生还。现在报应号在威震天的指示下将其逐渐提起,安装在飞船外壳上,因为他们自己的武器系统在开火清出前进道路时,其能量也会被镇魂枪的强大引力吸走。博派的火力对坚固的报应号毫发无损,与威震天同行追捕博派的霸天虎避开炮火,猛冲向地面上严阵以待的汽车人们。

擎天柱知道自己有一次——并且只有唯一的一次机会——来改变战局扭转生天。毫无疑问,报应号的指挥者会采取使用镇魂枪屠杀地面的汽车人主力,而把擎天柱留到最后的战术;因为他们十分清楚,即使是无双的领袖也无法应对整个霸天虎兵团的压倒性力量。

但威震天……威震天也许会对此动摇不定,因为他的情感因素往往会影响到他的战略本能。以前这种事就多次发生过,以至于博派曾利用威震天的心理作为隐藏的战略优势。他就没有考虑到报应号自身的安危吗?他本可以坐在指挥座上,尽情欣赏镇魂枪灭绝汽车人的情景。与此相反,他身为角斗士的傲气还是让他再一次的选择了正面对决。这就是擎天柱可以利用来对付他的优势条件。威震天想要战斗,而擎天柱会给予他这样的特权,并且这样就可能——仅仅是可能——让由经天纬带领的其他汽车人牵制住报应号足够长的时间,以确保他们的退路。如果他们失败,寻找火种源之旅就会早早结束在它还没开始的阶段。

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擎天柱心想。不能倒在这里,倒在塞伯坦历史的余烬中。每个汽车人都是塞伯坦未来的希望,绝不能让他们死在旧时代的遗骸里。

他握紧塞伯坦之剑,感觉到它正在自群星中吸取和聚焦光线,放出令人目眩的灿烂光辉。当报应号直直冲往预定的开火地点时,擎天柱刚刚够到大桥一端下的峡谷犄角。他猛的跃过破碎的地表和损毁的飞船引擎残骸,手持塞伯坦之剑摆好进攻的架势。在桥的另一端,威震天大步向前走去,准备好了迎接他的挑战。

擎天柱一步跳上桥面,看到威震天正冲他迎面走来。他举起手中的塞伯坦之剑,威震天停下了脚步。擎天柱侧过剑锋望向威震天的面孔。对方的光镜里燃烧着嫉妒的火焰,还有,对力量的贪婪渴求。那个曾经的叛逆革命者,那些为塞伯坦被遗忘者争取权利、为底层阶级民众而战的决意都已经荡然无存。过去的那个他和他曾有过的一切都已经消失,而且,消失很久了。
*原文Jealousy,除了嫉妒之外还有个意思,是……吃醋XD

“我在等着,图书馆管理员。”威震天开口道。“等着你,还有你的玩具。”

“你马上就会知道,这是不是个所谓的‘玩具’了。”擎天柱回答。他摆好架势,看着威震天抽出他的能量斧。这是在遵照角斗的规则,他想起,威震天明明更善于使用他那威力无边的融合炮。但在公平决斗时,他不会使用犯规的武器对付值得自己尊重的对手。

威震天上前一步,迎头猛劈下来,而擎天柱用塞伯坦之剑接下了这一击的攻势。刀斧相交,火星四射,激突的火焰点燃了桥上散落的废墟碎片。在他们头顶,巨大的外星船舰耸入云端,新装备上的太空桥部件若隐若现,充满神秘和威压感。在他们脚下,报应号切入战斗模式,来势汹汹。在他们周围,博派汽车人和狂派霸天虎在激战不休。但在这座桥上只有威震天和擎天柱,如一对真正的兄弟一般,继续他们背德的死斗。
(But on the bridge, Optimus and Megatron fougnt as only brothers can fight. )

前戏到此结束谢谢观赏,下次是本拉灯的真·神交时间(够)

(后篇)

Chapter 37

P348
他们从桥头战到桥尾,一路跃过碍事的横梁,冲过拼装的桥面。擎天柱跳上前去挥剑一击,塞伯坦之剑在威震天的肩膀上削出了火花。威震天侧身闪躲,同时举起能量斧向擎天柱的手臂劈将下来。

擎天柱回身招架,只来得及用一只脚站稳,同时用塞伯坦之剑一击打到威震天单膝跪地,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熔融的剑痕。“还觉得这只是个玩具么?”擎天柱叫道,轻巧的闪过威震天报复性地挥过来的斧子。

他光镜视野的一角瞥到报应号停住不动,做好了发射镇魂枪的准备。擎天柱的计划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镇魂枪不能迅速地重复开火;只要他能从第一次炮火中幸存下来,威震天就会暂时失去他最有力的武器支持,从而使汽车人再次掌握战局优势。

只是,当然,还要考虑到报应号自身的攻击力。但比起即将发射的镇魂枪,那些问题都可以先忽略不计。

“报应号!”威震天吼道。“摧毁擎天柱!”

成了。擎天柱心想。

报应号将镇魂枪的炮口对准了擎天柱。擎天柱看到发射已经万事俱备,但重生的神器依然没有开火,因为飞船的驾驶员面对下方的状况一时犹豫起来:他们瞄准的目标与威震天靠的太近了。擎天柱顿时想到,目前报应号的指挥官一定不是红蜘蛛,或者是,威震天对他的恐吓依然使他被束缚着不得贸然出手。他借机一步上前,举起塞伯坦之剑砍向对手,而威震天也架起了斧子准备格挡——就在这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擎天柱剑锋一转,猛地将塞伯坦之剑插入了面前的桥身上。

塞伯坦之剑的光刃瞬间将桥面切为两半。迅猛一击的反作用力伴随着隆隆巨响,使得神剑摇撼着擎天柱的双臂,将他一连震退了数步。桥面在他的脚下哀鸣,但他已经在断面的边缘立稳了脚跟。而在整座桥面轰然垮塌,坠入万丈深渊的时候,威震天在那道新划出天堑沟壑的另一边踉跄着,竭力想要保持平衡。擎天柱高举起塞伯坦之剑。已经知晓了下一步即将发生的事,他回身扬起头,仰面向着群星高声喊道。

“汽车人们!”

在他脚下的大桥崩毁的瞬间,威震天猛地向前伸出手去,够到了还站在桥上的擎天柱。从大桥碎裂的边缘,他们彼此拖曳着一同坠落下去。落入深渊的同时,汽车人名号的余响仍在擎天柱脑中回荡着。他向上仰望,看到了威震天,一只手向上指着报应号,在高声吼叫着什么命令。但擎天柱知道,那已经,已经太迟了。

--------------------------------------

镇魂枪释放出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擎天柱感觉自己已经游离在时间之外。他仍然能思考,但他已经失去了对时间和空间的实际感知力。他无法用任何言辞形容自己感受到的刺激,也搞不清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在某个持久而痛苦的时刻中心,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随后他感觉到领导模块正在召唤他。在隐隐约约的模糊意识中,他想起了那个证明自己身份的单词:领袖。

虚无的宇宙在他身边崩溃,时空流转回到了现实,给予擎天柱足够的实感,让他意识到自己受了重伤。镇魂枪彻底摧毁了决战地的大桥,将周围的一切轰得乱七八糟,只余下一堆冒烟的半熔残骸。他躺倒在废墟的一角,机体掩埋在断裂的桥面以及崩落的建筑碎片中。

他活下来了。

垃圾星也是。

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

--------------------------------------

在地底战壕的汽车人们站稳了脚跟,还有人在忙着从爆炸造成的混乱残骸中挖出一条路来。

“你看见了么?”警车问道。他注意到爵士正在努力把自己的半身从半毁的废料堆里挖出来,似乎方才的垮塌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真幸运。警车心想。爵士这家伙一直是个幸运儿。

“如果你问我的话,”铁皮回答说。“我看到了,镇魂枪的炮火把垃圾星轰塌了一大块。一起被炸飞的还有擎天柱和威震天。”

“……快去找擎天柱!”警车失声命令道。汽车人纷纷奔向周边的废墟开始搜寻。

在临时战壕的另一边,一支由螺魔(Lugnut)率领的狂派强袭组正在费力地向燃烧的废墟顶端攀爬。大黄蜂警告般地尖叫了一声,不顾安危地扑上前去,拦在了他们面前。双方的战斗局面仍然势均力敌,其他的汽车人紧紧跟上战线,准备截击分散的霸天虎。但是,那个人在哪儿呢,爵士环顾周围的同时不禁扪心自问。他抬头仰望,看见了银剑,斜刺里冲上天空加入对追踪者小队的战斗。但是经天纬上哪儿去了?

他总觉着,如果十三使徒能永久离开这个宇宙,到别处去爱干啥干啥的话他也许会更开心;只要别给普通群众添麻烦就最好不过了。即使结果都一样,但他还是好希望,至少这次他们中的某人能好好的留下来给博派助阵。
*事实上NP桑后来是去拦截妨碍MOP私会的海盗了……And接WFC设定,这本里的J科长很能搞笑也很能捣乱,OP要是给他出本书题目应该叫做《我的闺蜜爱作怪》XD


Chapter 38

威震天从被毁大桥的基座上残留的废墟中跳出来,一边抖掉粘在自己涂装上的外来物,包括燃烧的垃圾残骸和融化的建筑碎片。他的表情既不恐惧也不愤怒,相反,他显得欣喜若狂,仿佛刚才被招待欣赏了一场从未期待过的梦幻戏剧一般。他向下看着擎天柱,后者也正在费力的挖开埋住自己的废墟。“亲爱的兄弟!”他大喊一声。“我要感谢你刚才如此亲密地靠近我!”
*"Brother!"  He called out. "I thank you for being so close to me!"<--第一次看到Megs这句破廉耻的炽热告白时一脸血……基得俺都快哭了有木有TAT

擎天柱满怀迷惑的向上望着他……在认出他的一瞬间猛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威震天转身,向着冲他跑近的博派军队狂野的做着手势,他们一边向着这边冲击,一边还在忙着应付霸天虎一路追逐的殿后部队。在空中,闹翻天,惊天雷,还有刚刚到达的红蜘蛛——以及那个该死的飞行太保银剑,看起来其他的普通追踪者还不足以将他解决——方才从镇魂枪发射的超级冲击波的影响中恢复过来,正在转为飞行常态。

威震天非常想将那艘外星战舰收编到注定要征服和统治宇宙的狂派军队中。但首先,他必须从这个垃圾堆中摆脱出来。即使在退场之前,镇魂枪也必须为了因果报应将垃圾星轰成粉碎,让这个恼人的星球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从战舰的火焰中走出了一个显然是外星海盗头领的人,他用手中的圆月弯刀胡乱拨开面前熊熊燃烧的障碍物。“准备好迎接你们的毁灭吧,赛星人们!”他雷鸣般地怒吼道。“赛博坦曾害得我们流离失所。现在,是你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擎天柱缓慢的站起身来,因为废墟的碎片刺入双腿而有些行走不稳。他抬起那只拿着神剑的胳膊,感到末端的重量有些异样感。他低头看去。

赛博坦之剑已经不见了。大概是在刚才的爆炸中被吹飞了。他向周围张望了一番,哪里也看不到它的踪影。刚才的爆炸中发生的一切依旧盘踞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汽车人们!”他叫道。“撤到方舟号上!”

与此同时,威震天也冲着狂派的战士们吼叫出声。“回到报应号上!去飞船那里!霸天虎,撤退!”他顺着山坡爬上被炸断的大桥残余端,打算跟这种时候负责接应他返回的红蜘蛛汇合。然而当他爬上悬崖时,他发现红蜘蛛不在那里,而他的位置上站着一个高大的幻貌者,他们一族的异能通常无法维持自己容貌保持半个星循环不变。

“千机变,”他说。“你做的很好,但是时候离开了。回船上去,要么就留在这儿。”

经天纬低头看向他。“我认识你么?”他问,同时仔细的研究起威震天的面孔。

“不。”威震天回答,猛地警惕起来。“除非你就是千机变,否则最好现在给我滚回去。要么由我来让你滚回去。”

经天纬伸手推开了威震天。“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曾经认识的人。一个我所鄙视的人,一个在最后,本来应当被杀死的人。”他说。“别让我想起不快的往事。”
*指13使徒神话中的牛头人威总的教父震天尊(Megatronous Prime)

“我是赛博坦人威震天。我一向为所欲为。”威震天回答,同时抬起他的融合炮对准这个冒牌千机变的幻貌者。

“而我一向只履行我应尽的责任。”经天纬说。“但如果我这么做,也就意味着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片战场。”

“我会按我喜欢的任何方式离开战场,幻貌者。”威震天说。“也许你能杀了我,也许你不能,反正我至今还未曾遇到让我败绩的对手。但如果你想亲身尝试挑战我而且有那闲空这么做,没法儿活着离开这个垃圾堆的,一定是你。”

他伸手指向远处星球边缘的一角,外星战舰已经用牵引光束捕获了方舟,现在在逐渐将它拉近。“你不是一个霸天虎。”威震天继续陈述道。“这句话我不常说,但我也不相信你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霸天虎。那你只能是个汽车人了。你想放任那艘船上的汽车人同伴都被外星人俘虏么?”

经天纬看向威震天。“你究竟在想什么?”

威震天在想着的是某块断章的碎片,他在刚才的死斗中所看到的。当他和擎天柱双双被镇魂枪的炮火击中时——那时他们都与赛博坦之剑靠得极近——威震天有那么一瞬间看到了擎天柱的思想。

或许那个图书管理员也反向看到了威震天的思维。但即使那样,威震天也敢保证他看到的信息是更核心更机密的部分。因为不管那个图书管理员已经看到了什么,威震天已经——只有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在恒河沙数般的短暂片刻——知晓了火种源即将飘往的方向。

他不知道火种源去往的目的地叫什么名字。他甚至不了解那里离此的距离。但他就是知道它在那里。

他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了……而擎天柱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

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追逐你,图书管理员。威震天想道。但现在轮到你来追逐我了。



(依旧TBC....
发表于 2012-8-25 13: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申请转载!!
发表于 2013-3-20 20:4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浅离 于 2013-3-30 15:35 编辑

申请转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变形金刚中国联盟  

GMT+8, 2017-11-23 19:27 , Processed in 0.29257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