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中国联盟社区:TFCLUB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33|回复: 18

【汉化】《雷霆拯救令》外传特典小说《零界点》(Zero Point)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 00: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unny13 于 2012-7-2 13:10 编辑

原文下载看这里,由衷拜谢无私分享的扫描组大大m(_ _)m
http://club.tfclub.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622&extra=page%3D1

给很忙的人看的剧情简介+梗概:
《雷霆拯救令》硬皮精装版附带特典小说,讲述了名侦探弹簧酱因为在LSOTW正篇被霸王毁容,受打击过大躺平成植物TF一睡不醒,而不抛弃不放弃的雷霆众队友如何靠着一千零一夜每晚孜孜不倦的揭他短发他卡,让现队长战胜芯魔重新振作的励志系(?)感人故事……

1
每一天,在午夜时分,当群星的轮廓最为清晰明亮,映照其下的世界如常运行之时,他会着手擦拭弹簧的光镜。

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样做;毫无必要。医疗站内的空气已被三倍净化,恒温控制,灰尘,污染,颗粒物都丝毫无所遁形,也无需担心狂派空降的微型刺客(虽然他不太确定微米级别的微型战士是否只存在于他的臆想中:长期孤独的离群索居往往会造成天南海北的胡思乱想)——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不。路霸(Roadbuster*)擦拭弹簧的光镜,只是因为他很在乎。
*注:雷霆拯救队副队长,陆上指挥官。关键属性包括无口,兄贵,文盲,武器宅,四轮驱动(?),军事系TF典范,Wreckers的良芯。IDW宇宙中初登场于《狂风煞》(Stormbringer),AHM杯子小队战Swarm时最后压阵还给弹簧和教授骑过的那台肉盾战车就是他了。
插花:有言道自古正副出CP,FF和日站上都经常把这只跟弹簧凑一对。很显然本文作者JR也有同样的想法,果然天下同人是一家……orz
  
在自愿照料他昏迷不醒的队长之后不久,路霸意识到,摆脱穷极无聊的关键是养成规律的日常习惯。于是,他会在早晨检查Debris——这座空中孤岛般的隔离医疗站,高高悬浮在Hydus 5号星球上的近地轨道上,这里一度曾是雷霆拯救队的行动基地——的牢固安全。他首先检查门锁,走过回廊,举着电筒照亮各个角落,在经过英灵纪念舱时跟棺材们打打招呼(“你好上旋,你好双钻。早安,螺旋风暴。你过得还好吗,铁拳?只是来说声‘Hi’的,烈炎”)。在下午他会打开自己的数据板尽力阅读,如果能一口气读完一个句子,没有因生词而停顿皱眉就快活不已。而在夜晚——他一天的120个小时中最喜欢的时刻——他会发明新的武器装备,拆解他的个人军火装备库存,创造出更加庞大和威力无穷的枪械。在最后,当临近午夜时分,他会放下手头上的武器,去做一次全身喷雾除尘,俯身倾向弹簧木无表情的面孔——棱角分明的脸上笼罩着阴影——开始清洁三变战士光镜侧边的狭缝,给视网膜导线系统消毒,并且擦拭他的视觉传感器。

弹簧一动不动。当然了。近九个月来他都不曾动弹分毫。他正在某个冥冥中的时点漂浮,躺在医疗台上直面整个外部世界,对错综复杂相互作用的环境因素视而不见,忘却了形状和质量和压力的概念。

路霸对其他文明知之甚少。但他曾听说,某些碳基种族相信眼睛是灵魂的窗户。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说法套用在赛博坦人身上是真正成立的:通过机体内部的某些孔窍和一系列光学反射,你的光镜会被你火种的光芒所照亮。你的光镜越明亮,也意味着你的火种越健康。当然这说法是科学和正确的,同样也是因此,路霸在擦拭光镜时很少去看弹簧的眼睛;太令人沮丧了。在戈瑞斯九号行星的事件发生之前——在霸王把手指插进他的脸上之前——弹簧的光镜都是闪烁着明亮逼人无比耀目的蓝色,不是其他任何一种蓝,而是矩阵蓝(Matrix Blue)——某种程度上暗示着这双光镜的主人对领袖职务的适任潜质*。而现在这光芒已经消失殆尽,意味着火种自身也在竭力艰难的增强着支持日益黯淡的能量核心。现在,无论路霸如何勤勉频繁的擦拭抛光,弹簧的光镜依然呈现着死气沉沉的灰色,有如雾蒙蒙垂落的雨云,烟熏过的玻璃,或者饱吸雨水的混凝土的颜色一般。
*注:领导模块(Matrix of leadership)的亮蓝色。此典故来自1988年MARVEL UK TF年刊中原创的BAD END世界线作品《和平年代》(Peace)的设定:弹簧本应成为继OP和补天士之后的第三任Prime;详见结尾脚注。

所有的一切都意味着,尽管周围的生命维持仪器都在尽力工作(周边数以十计的机器都在全力运行着,它们如此庞大,一天之内消耗的能量甚至足以照亮二号月球卫星的暗面),弹簧却快要死了。路霸对医学术语上的“植物人”状态了解不多,但他能确定一件事:如果弹簧还有剩下一丝生命力,如果他宛如死者的机体内还残存着任何一点能够活动的力量,那也只被封存在于他脑内的电路中。
  
忘记说遗言了;弹簧脑内正在闪过最后的念头。

2
弹簧躺在虚空中。他并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地,也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亦或介乎这两者之间,竭力想在两者间找到平衡。

他的思绪飞回了过去,一段很长很长时间以前的世代,当战争还没有被大号字母打印在号外报纸上之前。在那时,博狂双方冲突中的伤亡数从未突破百万的度量衡,在那时,人们仍然说着类似“只要过一两个世纪,什么都会平息下去的”的言语,在那时,弹簧看待世界的眼光是非一即二的二分法。对或错,好和坏,黑与白,世间万物都能明确地被分到合适的类别里去。博派守则不过是一系列生活方式指南,对他这样的博派而言——胸怀广大,斗志满满——说出信者恒可信的誓言并在心中和行为上共同坚守准则。

这样过了很多年,他始终在生活中这样坚持着,满足于自己本质上是个谦虚强壮意志坚定的TF,对依靠博派道德准则明辨是非的能力沾沾自喜。邪恶的狂派,英勇的博派,两方旗帜鲜明水火不容。他一度这样想过:“很好。我能从对手方面定义自我;我现在不是,将来也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狂派。”

但在前线上度过一些年之后,进攻,退却,收复阵地,失陷阵地,你来我往数千回合之后,他推断出一个结论,仅仅安于本分做个像样的博派是远远不够的。做一个像样的TF这个念头本身就在拖他的后腿,减缓他的脚步,困扰他的思考。他想要做更多的事情。他想要丢开自己的标志。他想要成为一名雷霆拯救者。

那些年,关于雷霆拯救队(Wreckers)的传闻没有多少。这支队伍甚至都没有正式的名字。他们总是被委婉的提到,或者是只言片语的缩写称呼,他们的存在是由知情者偶尔流传出的旁门小道消息得以确认。那时没有热切虔诚的粉丝拳斗皇来记录下他们的英雄事迹,只有口耳相传的流言在人群中流传:一个朋友的朋友偶尔听到了两个高层军官的对谈;宅男军校生在修理短波收音机时意外收到了一项秘密任务的执行细节;或者有人看见某个失魂落魄的狂派在街头游荡,脚步蹒跚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歇斯底里地念叨着鱼叉之类的疯话,直到把自己的枪塞进嘴里结束雷神锤(Impactor)和他的手下开始的故事。

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雷神锤的情景。当时他站在谢玛桥(Sherma Bridge)的底部,一边估摸着大桥的海拔高度,一边准备起跳好测试自己新升级的腿部关节推进器。突然一台燃着火焰的狂派飞行器从交通端口冲了出来,在桥墩之间弹跳了数个回合。驾驶飞行器的是一个黄色和紫色涂装的TF,一只手上装着一个引人注目的钻头。那个TF在驾驶舱内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最后把无头的狂派驾驶员随手扔出机舱,操纵飞行器稳稳地降落在竞天择(Zeta Prime)纪念碑的脚下。

雷神锤和雷霆拯救队。

第三派别。

行事风格介于狂派和博派之间的特立独行者。

他知道自己本可以躲得远远的,但他就是忍不住。在迄今为止的他的眼中,涂装弹痕累累,火焰灼伤斑驳,浑身染满能量液的雷神锤有着别样的魅力和别样的意义。他们闯进你的生活,身负第六级杀戮兵器的强大力量,他们如此与众不同。他们教训狂派为何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为了教他们认识到这一点而动用相当程度的武力——如果他们必须这样做——好吧,这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毋需道歉。

谢玛桥事件的几个月后,他请求杯子把自己的名字加入雷霆拯救队的后备役名单——这份申请意味着你不仅仅愿意为博派大义献身,也意味着你是在主动寻求,提前量度,想要确实实现自己梦想中暴力浪漫的一环。

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没有听到任何消息,流程就是这样: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能被列入雷霆拯救队的任务名单,直到雷神锤他自己找上门来——或找上战场来,弹簧的情况就是这样。他还牢牢记得他们第一次的会面,有如自己初次参军被授予博派标志的那天:他当时和Heliobots在一起出任务,追踪一起恐怖分子事故信号——而雷神锤从天而降,瞬间放倒了八个藏身于雾霭中舞刀弄枪的狂派,向他伸出一只强有力的手,说道:

“你一定是弹簧了。你也应该知道我为何在此。是时候了。”


http://transformers-mosaic.deviantart.com/art/Dead-Men-s-Boots-168166799?q=boost%3Apopular%20transformers%20wreckers&qo=50

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从那之后,他加入雷霆拯救队前的生活——他一度黑白分明的人生——从此结束了。

3
“他还活着,”在把弹簧送来Debris医疗站的那天,Kaput这样对路霸说。“但是从医学的角度看来——用生理术语描述的话——他的死亡已经开始了。”

路霸帮助身材矮小的Kaput把弹簧抬到医护台上,看着他将蜡色的管线插入弹簧身上的接口,让能量流入了无生气的机体。

杯子也在一旁,咬着雪茄,踩着金属地板上的沟槽,绕着医护台慢慢踱步,一言不发。

“你到底还是保住了他的脸,这么说,”路霸说着,伸手抚摸弹簧的下巴,摸索着可能存在的缝合痕迹。

Kaput点点头,转过身去。“多亏了雷神锤,没错。在我们到达G-9之前,他一直按着他的脸。他手劲很强,你也知道的。”

“嗯,你们把他的脸复位的很完美。他看起来跟全新下线的一样。”

“比全新还要完美。Fixit和我协力把他修复一新,从内到外。全身升级。你记得过去他的机体偶尔发出的嗡声么?当他起身太快,或突然停止奔跑的时候?那种嗡一下的噪音?”

路霸仰起头来思考,突然想起了悲恸不堪的杯子还站在一旁,于是把注意力转回到了弹簧身上。

“那种情况下他通常会有点尴尬。但是——但是你总有办法修复他的腿,对吧?那些运动过度的推进马达。”

“好吧,我们甚至连那个小毛病也修复了。来这里。”Kaput把路霸拉近躺着的机体。“看见没?运行得很安静。”

路霸挺直了身子。“那么,说吧。我已经从旁人那边听过了一遍,但这次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醒不过来?”

Kaput把一条松脱的能量导线重新接上。“警车已经发来了唁电。”他低声说道。

“哦,他这么搞了?那他说了些什么,到底?他的原话是怎么讲的?”

一片寂静。

Kaput伸手擦去弹簧胸膛上一块不存在的灰尘,开口的同时注视着他的病人:“他昏迷不醒,是因为我们找不到零界点。”

轰隆一声,是杯子一脚把椅子踢去了房间另一边。

路霸注视着Kaput。“我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他最后说道,慢慢的加上一句,“因为一旦我发现你们没有尽力——之前分分秒秒中只要我发现你们放弃了任何必要的治疗——我会把自己钉上十字架,并在那之前先宰掉你们。”

那时是那时。

那是六个月以前。他花了六个月来注视着他所敬仰的某人如何在每天渐渐多死去一点。现在,路霸只希望他能好好抓住Kaput的肩膀,看进他剩下那只完好的眼睛里,说出他现在芯中的想法。

碳基种族通常太过轻视塞伯坦人的生理构造。只因为博派和狂派都是机械生命。因为他们可以被拆开来重新组装。在科学技术领域,生命的奥秘毫无容身之地。但救护车,Fixit,药师,Kaput,他们之所以自称医官或外科医生,而不是机械师或工程师是有特别原因的。这原因被埋藏在每个塞伯坦人芯底深处。火种——高等生命种族称之为真正的奇迹——将一具机械的机体从一堆移动的部件构成的坚硬棱角变形,成为更高的存在。无法预测的存在。有感知能力的存在,让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零界点是指塞星人神经电路中出现的病变,某个无比微小的异常空洞——某个阻止火种向机体输送生命能量的神秘空间。路霸不怎么懂医学上的技术名词,但他知道,某些特定的外伤会在胸部或脑内切开一条致命的沟壑——在两条至关重要的能量中枢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个狭小温暖的密闭空间,即使最完善的传感器也无法探测到,这个微型真空气泡的压迫会使火种偏离原位,并且最终,使得生命从机体中流失殆尽。

某些情况下零界点能够被奇迹般的治愈——最初是通天晓最先想到了有过治愈的特例——专家表示,曾有医生或送葬者不小心触碰到了伤者机体的某个隐形的受力点,由此产生的动荡合上了零界点的先例。

他拿起了一块数据板。《拳斗皇作品全集》,包含所有的332篇《雷霆拯救队:数据解密》,还有更多番外内容。这套精装版数据包正式出版发行的那天恰逢铁拳的纪念雕像在奇米亚武器空间站(Kimia)揭幕,因此其中特别附带了一篇感动人芯的前言,由警车亲自执笔撰写,温暖动人的溢美之辞中寄托了对逝者的无限哀思。

他用平常扣扳机的手指滑下页面,试着找到他停在昨晚的那部分。

拾起一块数据板,读给弹簧听,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件事给路霸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挑战:他首先必须学会阅读,身为从零开始的初学者。就像看着大黄蜂而能忍住不在他脑袋上拍一下,就像在和擎天柱对谈时能忍住不偷看他胸部车窗间的领导模块,学习阅读就像做这些事情——日常衣食住行的必备技能之一——只是他最近才开始学会这些。

这全是杯子的错,读书这码子事——在弹簧被转院到Debris之后不久,杯子咨询了他交情最老的朋友之一,荣格(Rung),想从心理学的角度治疗弹簧目前半死不活的状态。

“这不是机体上的问题,”荣格这样推断,根据记载零界点存在假说的学术文献得出的结论。“这是思想上出现了断层。没有人真正能理解火种的属性,但我认为零界点是一种心理疾病,由某些特定的事物或事件所触发……”

路霸从这句开始把目光从荣格那引人注意的眉峰上移开,将兴趣的重点转回到谈话上来。

“触发?”

“情感上的触发点,没错。如果你能够引出病患足够的情感波动——爱,恨,愤怒,自豪——这也许就能激励弹簧,当然是从潜意识层面上,给予他的火种战胜零界点空洞的意愿和力量。你必须用某些方式跟他同步连接。”

“跟他对接?”

“对他说话。”

“对他说话?说什么?”

“我不知道——让他回忆起过去那些美好时光。你们一起并肩杀敌的英雄故事。”

“问题是,荣格,我对这茬儿不太拿手,呃……我是说……”

“不擅言辞?”

“……没错。”

荣格从他胸前的车厢处抽出一块数据板,递给路霸。“全集合订本。332个战争故事。每晚对他念一个童话,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如今路霸已经念完了整部全集,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故事还没有读过。事实上,他已经把其余的331篇数据档案念过两次(第二轮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着手查阅第一次读不出来而糊弄过去的生词了)。

“好吧,弹簧,”他低声咕哝着看向第七章《雷霆拯救队“空中突袭”》,“上次我们读到哪儿了?”哦没错, 空中钻探平台。哇哦,那可真是个地狱般的下午。现在,我们来瞧瞧……读到威震天打断了雷神锤的胳膊,正准备对准他的脑袋来上一炮……‘别妄想永生不灭’……‘割裂旋风的脚步’……‘所有肮脏的手段’……‘远超度量衡的力量’……啊找着了,我们从这里开始……

头晕目眩的雷神锤试图从地板上挣扎起身,滑行的钻探平台下方的遥远之处,一望无际的锰铁山脉绵延不绝。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刚才丢掉了某些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的嘴。在摸索着寻找自己不知所踪的下巴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正顶在他的脑后。那是威震天的融合炮口。二代精校反物质催化驱动全范围MK-2式融合炮。
  
威震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中充满了纯粹的恶意。“全都结束了,雷神锤,”狂派的领袖微笑——讥笑——狞笑——

路霸把脸往数据板前凑近了些。“狞笑着说?”他把数据板递到弹簧跟前。“话是这么说的吗?唔。不管怎么说……”

“全都结束了,雷神锤,”狂派的领袖露出了邪恶的狞笑。“回忆起上次的世界如何毁灭,死亡的招手如此甜美。死神的拥抱无法逃离,张开双手迎接它的到来吧;当黑暗垂落在你意识的边缘之时,珍重今宵此刻的无上恩赐。”

雷神锤集中起全身剩下的最后力量,抬起了他撕裂破碎的右臂。他已经无力从地板上拾起他的鱼叉,但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么做了。他竭力拖着武器的锋刃,慢吞吞地在金属地板上划下一个字母,然后是另一个,直到刻出一行几个小字:

“别再作诗了”

威震天僵住了。也许他被雷神锤如此随便不堪的遗言震惊了,也许是他的融合炮一时卡住了( MK-2型武器的常见毛病),也许是他还期待着雷神锤继续往下写更多的评论。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他迟疑了——一秒钟。

一秒钟,正是弹簧所需要的全部。

雷神锤最信任的副官驾驶着他的飞空滑板呼啸而下,从威震天的身后全力一撞,马力全开,将一秒钟前还在观看诗词评论的狂派从钻探平台的边缘带了下去。弹簧一个后空翻,跳下飞空滑板变形为直升机形态,注视着威震天掉向脚下锰铁山脉高不可及的悬崖峭壁。

“撞得漂亮,孩子。”雷神锤一边说,一边把他的发声器装回原位。“现在,根据我的初步测算,我们还有四分钟去救下萨隆大公(Xaaron),拯救沙暴摆脱反物质泥潭,关闭雾隐暗丈的死灵炮,还有——最后一件什么来着……?——哦对,在底下这架钻探平台撞上下头那个核能反应堆,引发摧毁半个塞伯坦的大爆炸前停住它。”

弹簧变为机器人形态降落在他身边。“你是说我们要在四分钟内解决所有这些麻烦?”

“只有两分钟,事实上。我在时限上扯了点小谎,好让你感觉好过点。但不用担心,我有我的计划。”他从腰间扯出了什么东西。“我一发出信号,你就拿着这个真实比例高精刻画的大力金刚手办,非常非常小心地去……”

*对俺个人而言,这篇外传最大的笑点和意义就是队长追忆编的这场《花开雷霆崖》了,文青Megs做梦也没想过队长这个当年一起泡酒吧挖石头脱装甲打群架的幼驯染(IDW宇宙里队长和Megs的因缘请参见OM#22)也会被NTR吧,而且还是被通二萨隆大公和弹簧三个墙头一起……JR童鞋比俺更加苏前队长大人真是太好了XD

原典插花:MARVEL的队长本纪墙头起居注请见麒麟兄翻译的UK官漫《目标:2006》《恐怖之城》和《时间大战》
http://www.tfps.cn/tc/index.asp?part_id=074&org_id=413&user_id=4

路霸停住了,摇摇脑袋,往下检查他还剩下多少篇幅要读。这才是第七章,全部40章里的第七章。他真的很怀疑自己能否读到结尾。他已经读到过很多次雷神锤“冷酷地”说什么事情,或者弹簧“飞身营救”,或者旋翼“跳出队列”,而且他真的无法面对数据档案98号,其中事件描述的脑补天花乱坠,哪怕已经是第三次,重温当时的情境仍然让人脸红芯跳。

读书这件事可能只是例行公事。他决定,如果他的努力能够开花结果;如果他所说的事情能让弹簧……好吧,他并没有期待他笔直地从医护台上跳起,向天举拳高呼“雷霆无敌,破而后立!”,但哪怕弹簧的手指抽动一下也是好的。微小而重要的变化:手指挣扎着摸索,或者是唇边掠过的一抹淡淡的微笑。任何举动。

荣格提到过这一丝可能性——一个将弹簧从生死彼岸的边缘拉回来的机会——但是机会的门扉在缓慢的合上。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不论规格大小(事实上它们很大,以至于分布安装在楼梯上和接待室内和墙壁夹层间),邻近的生命支持仪器并不比时钟有用多少。事实上不仅如此,不,它们是计时器,记录着一个生命缓慢消逝的节奏。

嘀。

嗒。

他的手指在数据板上游移着,跳到了数据档案113号。“决战POVA”,他唯一没有大声念出来的一章。其余的331篇数据档案充斥着插花和美化,但至少,从他们冒险的本质上来说都是相对真实的描述。

嘀。

只有POVA的那次是不同的。

嗒。

POVA事件是个公开的谎言。

4
他那时还不知道,但他加入的雷霆拯救队实际已经是第十七代目。初代的队员里已经没有一个还活着(Valve除外,不算上他的原因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雷神锤是迄今为止在队服役时间最长的成员。当弹簧一从入队欢迎仪式的狂热余波中恢复过来(该仪式后来被《防止滥用武器法案》明令禁止),从此之后,豪爽的战斗英雄就把弹簧护在了他的羽翼之下。如果说杯子是弹簧的导师——凡人口中所描述的那种父亲般的长辈——那么雷神锤就像是他火种相连的哥哥:愤世嫉俗,浪荡不羁,鼓舞人芯。
*WellWellWell...JR在这里又开始撒狗血。根据X中队档案设定,这位除名成员Valve桑是OM#23奥城管手下那两只炮灰小警察春哥Springarm和轮哥Wheelarch的兄弟,被狂派俘获后变节背叛了Wreckers,并帮助威总找来一帮乌合之众成立了X中队出任初任队长= =||似乎有点能理解为什么从MARVEL英灵殿降临IDW片场的前队长大人后来会对X中队和继任队长死神舞Macabre桑如此深恶痛绝了。

当战事日益黑暗,雷霆拯救队也随之一同沉沦。 弹簧很快发现了他们装备中隐含的格言“先开枪再问话”,当他们八个人被派遣的任务越来越多,从机体到情感上,在博派军队中,格言中的“再”字逐渐被替换成了“不”字。

“我们就像是核武器。”雷神锤这么说,通常是当弹簧陷于良芯自责时对他质疑的回答。“我们能把博派的名号变成A级炸弹,每当常规武器不起作用时,我们就被空投到敌人堆里。”

回首往事,他只是到现在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当时是在存心忽视某些威胁显山露水的信号:某个没有被告知合法权利的囚犯;扣得过紧的变形抑制器刺穿了变形齿轮;对泰瑞斯特法案某些没有明确规定条文的刻意曲解。当他发现对这些事睁眼闭眼而不是期待自我纠正会相对容易,但为了不让良芯受谴责,更多犯罪边缘的行为被合法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样,不可避免的,情况更加恶化了:偶尔对囚犯脑袋上的一踢;刻意打残对手而不是缴械的枪击、武力刑讯逼供。一次又一次的,他告诉自己至少只要不亲自参与这些刑罚,至少不是他动手猛击囚犯或扣下扳机,那么他就是无罪的。他在抚慰良芯方面能做到的,只有在事情有失控可能时现场干预一下:当他和其他对狂派深恶痛绝偏见的队员一起出任务时,有五个或者更多的狂派——由于他的干预——只是从颈关节以下全身瘫痪,或者被活埋在熔洞底部,或者被拆剥到只剩下火种,丢在破败墓墙脚下的阴影中散发微光。即使战果比例下滑——即使当结果从“毙敌一名,俘获五名”变成了“毙敌五名,俘获一名”——他也告诉自己这些伤亡都是预想范围内的,只是不巧那一天战争的残酷到达了一个新的极端。

事实上,一直以来雷霆拯救队自己就是自己的道德准则,直到X中队进入他们的视野。这支效命于威震天手下,兴风作浪离经叛道的恶德小队,可能会激发某些英雄博派的强烈正义感,但对雷神锤来说,他们的存在激起的是一种真真切切无可替代的仇恨。他的队长遥望着死神舞(Macabre)及其手下,在他们身上认出了某些雷霆拯救队的特征;宛如从镜中看到了倒影。蜿蜒扭曲,残暴疯狂的倒影。毫无疑问。除了罪恶的镜像之影,别无其他。


http://markerguru.deviantart.com/art/LSOTW-tribute-art-01-colors-291223473?q=boost%3Apopular%20transformers%20wreckers&qo=39

阻止X中队从此成为了雷神锤的芯头大患和最优先目标。一路狂奔,穷追不舍,从黑暗圣典事件(Black Epoch),到希曼齐大屠杀(Simanzi),到大熔炉危机(Crucible),到黜位者崛起(Rise of Dethroner),哪怕威胁到世界末日的紧急任务步步紧逼,雷神锤也决不会让雷霆拯救队跑偏他们的复仇之路——而他,弹簧,也一直一路随行。只是,当时怎么就没有想过,在这条充满疑问的末路等待的可能是疯狂,毁灭和死亡?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条复仇之路的尽头是通往POVA星,某颗在雷顿象限摇摇欲坠的灰绿色星球?

多年来一意孤行一心一意的追逐战结束了,但结局并不是预想中那样,伴随着拳头,调笑,还有身后囚笼中愁眉苦脸的死神舞。所有留下的回忆只有一条满浸雨水的壕沟和一发从背后打穿的激光;一把扭断的门锁和一把借用的枪;还有八具死灰色的尸体,每个TF的脑袋里都嵌着一发子弹。


从POVA返回的旅途是他一生中最长久难以忍受的。没有人说话。一言不发。玄黄号一在客西马尼空港(Geth semane*)着陆,他就立刻从所有人身边逃开,买了一个魔方通讯器,打了他生命中最艰难的一个电话。几分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在和某个最高指挥部的成员通话,某个数百年前就在等待制裁和逮捕机会的曙光到来的TF。
*注:该地名捏他自圣经中的Gethsemane,犹大出卖耶稣致其被捕之地。这个神棍的引用证明JR黑TF的水平又一次得到了升华……XD

在目睹异常激动的雷神锤在两队守卫机器人前被当众缴下鱼叉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从雷霆队辞职。然而过后令他有点震惊的是,在G-9即将开庭审判的几周之前,路霸前来拜访,请求他代替雷神锤接下队长的职务。带着惊讶万分和一点被奉承的窃喜,他回答说他需要点时间考虑下这个提案。过后的几天里,陆陆续续有好几个人来看他。旋翼(Whirl)。舷炮(Broadside)。抱病中的双子天残地缺(Rack ‘n Ruin)。每个人似乎都认为他们是唯一来找他的,每个人都说了同样的事情:他们害怕警车会通过POVA事件将他们停职。但不止于此,他们所有人,以他们各自的方式,用他们各自的语言,向他忏悔,说他们很后悔当时没有意识到雷神锤前往仓库是要干什么。

“我还以为他拿我的枪是为了防身。”崩溃发抖的路霸这样对他说。“我还以为他是担心X中队会在他解开镣铐之前,误解他的行为而设法脱逃。”

在对雷神锤审判的前夜——前几秒种,事实上在他被带进艾奎塔斯(Aequitas)审判间之前——弹簧对其余的雷霆拯救队员宣布,他已经做了如下的决定:“我会领导你们。当解决这事后,我一定会领导你们。”

他还记得自己陈述指控的开场白。“我看见了,就是他干的。”他这么说道,在被接上艾奎塔斯的几秒钟之后。随后他开始陈述,如此清楚,如此确定,以至于那台超级电脑——被设计为深入侦测和调查模糊不明的证词——几乎当场过载。确实,他对POVA事件的描述如此令人信服,他对其他雷霆拯救队员的无为辩护的如此真诚,起诉方几乎无需再传召任何其他的证人。而那时路霸,旋翼,舷炮,天残地缺的脸上流露出的那种感激和释然的神情让他感觉如此飘飘然,几乎上升到了超过谢玛桥的高度。



POVA,还有雷霆拯救队。他们共同见证了这场铺天盖地的伤痛。

5
决战之地已经选定,战线范围已经画好,无论如何,这将是博派别动队和他们的死敌X中队的最终决战。雷神锤隐隐意识到这次将真的结束——彻底收场——因此当他向其他人宣言时,没有人能忽视他言辞中的决绝之意。

“无论如何,”他简洁的说。“今晚就会了结。X中队是邪恶的,纯粹的恶党,我们命中注定要在此阻止他们的暴行——”

“够了。”

路霸站了起来。

“对不起,弹簧,我只是——不想再读同人小说了。如果有什么适合说出真相的时刻,那大概就是现在了。我不能让你带着一个谎言踏进坟墓。”

他开始顺着电路槽踱步,思考着该从哪里开头。
  
“我们很愤怒。在去往POVA的旅途中,我们怒极了。我们所有人,你也一样。特别是你。但是你……是你把雷神锤逼上了绝路。是你在鼓动他,烧热他的情绪。你知道他过去怎么叫你的吗?‘我的小小绿色加速器’。他说你仅凭言语就能煽动一起争斗——让我们群情激奋——比任何人都有这样的感染力。这是真的。是你,站在舰桥上提醒我们,X中队如何屠戮平民,滥杀和平使者,诸如此类。我估摸着在那个场合那个时点上,即使平时最平易近人的巨浪在听了你的话后,也要想着一有机会就拧下死神舞的脑袋。”

“着陆后,我们认为肯定能逮着他们,正在哪里忙着做些坏事——燃起战火,挑起争斗什么的——但他们只是单纯的在给飞船加注燃料。我们攻击了他们,他们也做了那种情况下能做的最正常的事:他们还击了。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是不是?因为这给了你放手一战的理由。而我们其他人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他停下话头,注视着弹簧。

“我很纠结,弹簧。我好纠结。我可以接着说,我也可以从此闭嘴,所以我纠结死了。如果还有什么合适的时候能让我叹口气,那就是此时此刻没得跑了。”

地板没有震动。天花板没有炸开。掉在地下的数据板记录停住的部分闪烁着神秘的光芒。而在地板之下数百里的空间,Hydrus 5行星继续缓缓转动着。

“当你往囚禁战俘的仓库爬去的时候,我记得自己在计算你的伤势严重程度,计算你已经漏了多少润滑油,你余下的能量还能支撑着淌多久。我还记得——我记得自己看着旋翼,旋翼也回看着我,我知道我们都在想着同一件事情:‘我们得插手,我们得阻止他。我们不能让他爬到仓库那里。’”

“然后我们听到了第一声枪响。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那时我们知道,旋翼和我,我们两个人都不需要再担心了。你去的已经太晚了。”

“是我递给雷神锤那把用来处决X中队的枪,我为此自豪。我为他自豪:他做到了我没有胆量亲自动手的事。X中队罪大恶极死有余辜,而且他拥有处决他们的权利。”

“当你加入我们的队伍时,显而易见,雷神锤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了。但你还不明白,成为一名雷霆队队员到底意味着什么。在POVA,一切都改变了。当你破门闯入仓库,看到雷神锤伫立在那里,那时你才明白。那时你才真正的理解了一切。”

他一把抓起了弹簧的手,观察到,关节处稍纵即逝的响动,如同锰铁山脉那时的情景一样。

“在雷神锤在客西马尼空港被捕之后,我们剩下的人陷入了恐慌。你会也向最高指挥部举证我们吗?在雷神锤被审讯的时候,你会不会出手指控我们,说我们在他处决X中队时毫不作为来阻止他?”

“我们都知道你梦想着成为领袖。我是说,你并不是想篡夺雷神锤的队长职位,但在POVA事件之后,你显然已经认为你是那个合适的TF来——警车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来‘纠正’我们回归正道。来制止我们走得太远。于是我们……我们串通起来利用了这点。我们请求你……哦,弹簧,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请求你来领导我们,以免你借机指控我们。因为如果你说了任何我们默许雷神锤所做的事,我们就会被送去和他一起服刑。”

“而我所要说的一切……我刚才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说声道歉的开场白。我不能为旋翼或舷炮辩护什么,但这样坦白的说一次是值得的,我——啊,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你是个好领袖。你是我们最好的队长。我们只是花了太长的时间来认识到这一点。”


http://dcjosh.deviantart.com/art/Last-Stand-of-the-Wreckers-130852263?q=boost%3Apopular%20transformers%20wreckers&qo=68

他停下来,凑近弹簧的脸。那个是——?

不。不可能。

弹簧的光镜里有一抹泪痕吗?

他抓起临近的一具放大镜,靠近观察着,而且——没错,是一滴眼泪。不知道是一滴眼泪还是一道伤疤还是一条裂痕;非常微小的一层痕迹,微小到即使很小心的清洗和消毒,他还是直到今天才发现它的存在。

事实上,也许那不是眼泪,也许只是灰尘。也许他没有自己想象中护理的那么全面。

他皱了下眉头,用左手把弹簧的遮光器推上去,露出光镜。他努力用右手拇指擦着,想把那滴“眼泪”擦掉。他擦来擦去,越来越用劲,但那痕迹仍然停留在那里不动。

他听到一个响声,不禁抬头向上看了一眼。一声全新的噪音。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已经伸手握住了背后的轨道炮,并开始扫描整个房间寻找活动的物体。那些超微刺客该不是有什么合体模式?合体后才能让肉眼看到他们的隐形存在?

随后他意识到,那声音来自走廊里其中一台生命维持仪器;它的发声提示着天花板下巨大的监视器上正在产生一条全新的芯电图指示线;一道随着火种的复活,开始有节奏上升下降的脉动。

用这些年里唯一一次没有颤抖的双手,他重新触摸了弹簧右边光镜里的那抹泪痕。

路霸的一生中很少经历过奇迹。但他唯一确定的是,自己能认出那抹泪痕,是一道微薄的蓝色反光。

而且不是其他任何一种蓝。

矩阵蓝*。


*1988年MARVEL UK TF年刊的原版故事中,描述雷霆拯救队历经多年奋战,终于在公元2510年全歼狂派一族,补天士认为战争结束,决意退位将领导模块和Prime一职托付给雷霆队队长弹簧。但一个伪装为博派在军队中卧底多年的狂派间谍海神螺(Triton,IDW宇宙中设定为X中队成员)不甘狂派的全面失败,设计挑唆支持通天晓的神风队(Technobots,合体为计算王Computron)以Prime继任为借口挑起争端,引诱神风队队长激光炮(Scattershot)枪杀了雷霆队副队长路霸,沙暴(Sandstorm)为复仇打死了海神螺,但博派分裂的争端已经全面激化再也无法弥补。这一天成为了TF编年史上最绝望的一页,既是最后的狂派陨落之日,也是博派内战再起之时;只剩下小补独自一人,坐在满布硝烟和战火的战场上哭得像个孩子。
**JR和NR所在的英国TF同人总商会TMUK超爱这个“比黑暗更黑暗”的全灭系BED END,多次在包括
<Eugenesis><Fell on black days>在内的UK G1同人大系中捏他引用,大有把这篇当成MARVEL UK正史TRUE END的趋势……这篇设定的结尾里也可以看出JR大大打算在IDW G1宇宙继续把弹簧当成不成器Prime Vol.3候补生培养&黑到死的病气决心(喂


汉化感言:
1、JR同学真的很宅。

2、JR同学真的很善于开发旧设定的新萌点和新CP。
很早以前就觉得UK宅男组在对剧情大系的走向把握不能算强项,但描述细节上的萌虐小段子很抓人,对话和吐槽场面也很神(写同人出身的优势XD),像开场路霸桑对LSOTW里挂掉的后辈们道早安那里瞬间就泪了TAT,队长吐槽Megs的文艺小清新咏唱那里又笑得要死,分明是好基友共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XD相形之下两代双队长的初遇和暧昧,甚至主线的POVA星罗生门倒显得淡了些……总之结论是身为TF编剧,不能正确的对待Brotherly Love果然是混不下去的(默默望向OM的下课编剧真·直男Mike Costa童鞋)
另外这文的几个主要NPC都已经回归Matrix英灵殿,像提出对接疗法的颜艺医官荣格桑近日在MTMTE#6里以身殉职,Ratchet医官最喜欢的弟子药师Pharma变节无间被飘哥剁手掉进了Delphi的深渊,关怀后辈的杯子爷爷也早在去年的僵尸侵袭篇里封神了,美景依旧物是人非略惆怅…这么说起来JR写这文时应该就已经计划好便当日程了吧,不知道下一个挨刀的会是谁ORZ

3、上次TPB特典小说《子弹时间》(Bullets)最后拳皇因为寂寞和房贷问题把基友Skyfall拖去地狱殉情还好说,这次的结局俺搞不清到底是自己理解错了,还是JR的波长就是跟俺的逻辑对不上,总觉得路霸副队的一千零一夜疗法很有问题:正常情况下在一个久病在床的TF面前打脸揭短翻旧帐,最后再当头砸一张好人卡,那厮不但不会原地满血复活,只会死得更快才对吧……还是说下下任Prime弹簧酱果然是天赋异禀越踩越精神么(或者说JR不带你这么黑TF的XDD

4、天上天下一骑当神的前队长大人帅爆了!狂气英灵也好温柔弟控也好突破天际的幸运E也罢,只要JR这样的同人男在一天,俺便是不得不做前队长大人一生一世的脑残粉呀呀!!

队长尼萨马俺の嫁!!!
(住口)



发表于 2012-7-2 08: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抢个沙发好好拜读
发表于 2012-7-2 08:5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好好拜读!
发表于 2012-7-2 22: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真的不错
发表于 2012-7-2 23: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了这个,今天晚上又不想睡了啊。肿么办……
发表于 2012-7-3 20: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Wow, Bro你又偷着放福利啦!居然不通知俺!
发表于 2012-7-3 21: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感謝啦! 前兩天才重溫了一次Sunny兄<Bullets>的中譯版!
发表于 2012-7-4 00: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不错
非常不错
发表于 2012-7-4 00: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但mtmte#6漫画里为什么旋翼要杀在病床上的弹簧呢?
发表于 2012-7-4 01:40:45 | 显示全部楼层
superbass 发表于 2012-7-4 00:49
但mtmte#6漫画里为什么旋翼要杀在病床上的弹簧呢?

因为他觉得弹簧永远好不了了,准备给他安乐死,结束他的痛苦。
这也是爱的方式啊,对旋翼来说...

sunny君翻译的太好了,评论音轨更好!
发表于 2012-7-4 13: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hschell0002 发表于 2012-7-4 01:40
因为他觉得弹簧永远好不了了,准备给他安乐死,结束他的痛苦。
这也是爱的方式啊,对旋翼来说...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他與彈簧之間還有另一條不為人知的恩怨線索。不過按照旋翼這個神經質的做法,這樣理解也真是合理的!
发表于 2012-7-4 23: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tsangkin 发表于 2012-7-4 13:00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他與彈簧之間還有另一條不為人知的恩怨線索。不過按照旋翼這個神經質的做法,這樣理解 ...

我也是推测的,他和路霸本来应该照顾弹簧直到他康复,他说:“I knew that was never going to happen”。然后他强调了Sparkeater的Painless。

但是狂飙狂总有另一种推测:“旋刃在改名换姓当飞行教官的时候,虽然对Rotorstorm拳打脚踢, 但他一直认为他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弹簧因为送他们去G9导致Rotorstorm的死亡,他这是在报复...”

发表于 2012-7-5 21: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sangkin 于 2012-7-5 21:14 编辑
hschell0002 发表于 2012-7-4 23:34
我也是推测的,他和路霸本来应该照顾弹簧直到他康复,他说:“I knew that was never going to happen”。 ...


在微博與"老派戰鬥員"聊起旋翼,他的見解也很有意思,在此與各位同好分享一下,望戰鬥員別見怪:
http://weibo.com/2502648821/yqTsp8ob3
http://weibo.com/2502648821/yqTXzm4BL

@老派战斗员: 我现在越来越关心旋刃-Whirl这个人物了。一个奸商逐渐蜕变成腐败官僚的走狗,间接导致了霸天虎的诞生。他知晓一切,擎天柱不得不赶在威震天向他伸出橄榄枝前招安他,安排他进雷霆队。战后他居然产生了虐尸癖,滥杀霸天虎,并且簇拥别人死亡,和补天士一路似乎一直在寻死,他心中的黑暗面到底有多大?
他的命运或许和他G1的角色卡有关。蝉变一开始是无奈,后来是自我堕落,他知道一切的开始,他估计是认为错在自己,然而他无力去挽回这点,他给赛博坦带来了大战,他让自己表现的像个疯子,是为了逃避现实和折磨。他不害怕死亡,他虐尸,他膜拜死亡,希望能得到解脱,这点从巨无霸的人质事件也可以看出。


我也覺得Rotorstorm的死對Whirl應該影響甚大,這兩師徒之間的關係又是這麽微妙。即管看JR會否抓著這一點繼續編下去了。好期待!
发表于 2012-7-5 22: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啊…… 弹了个簧的……
发表于 2012-7-5 23: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旋刃为毛杀弹簧之猫见:经历那么多的事情,旋刃的性格相当极端。他算是内战的帮凶,无奈与憎恨早就腐蚀了他。现在的他,自我感觉爽、潇洒走一回才重要。与其让弹簧死不活地昏迷,不如一朝了断。尘归尘土归土,大不了从头再来。

猫爷,你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变形金刚中国联盟  

GMT+8, 2020-7-4 07:23 , Processed in 0.18023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