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中国联盟社区:TFCLUB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95|回复: 9

原创:我在地狱里俯视天堂(3,15更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2-28 14: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惊梦


  啊——!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我从梦中惊醒,良久良久,身体依然止不住地颤抖,我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牙关打战的声响,我更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发自我意识至深之处的恐惧,以及愤怒……

  自我接收到那条信息开始,我的一生便已发生了改变,翻天覆地的改变……自我接收到那条信息开始,噩梦这种原本与我根本无缘的生理现象便如顽固之极的病毒一般却之不去,自我接收到那条信息开始,从未曾想过,更不曾体验过的噩梦便成为我无时无刻的而与之战斗的大敌。

  然而,我真正的噩梦尚未有真正开始,我真正的大敌,尚未曾与我真正对敌,但只略略想到这一点,无尽的恐惧,便会将我吞噬得一干二净,直至周而复始的噩梦再度将我惊醒。

  逃避?仅仅是掩盖我已知道那条该死的信息便已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的智慧与精力,哪怕任何一点微小的异动也得千万小心,反复思量方敢为之。毕竟,万一败露,等待我的,必定是无穷无尽的折磨,或者是更加……我不敢再想象下去,每多想一点,我求生的欲望便会多丧失一分……

  但是,我却无法向同胞,向他人传递那个信息,因为,一旦将那个信息散播开来,迎接我的,必将是死亡的结局,我不怕——死,我只怕我死了之后,我族之中,再没有一个人可以洞彻真相,可以隐忍潜伏,可以坚持抗争!

  反而,我必须活下去,哪怕苟延残喘,哪怕卑躬屈膝,哪怕隐遁避世,即便要以无数同胞的尸体为基石,我也必须保住我的性命,去寻找解救同胞的方法,即便有一天我将被永不停歇的自我拷问,或者不堪重负的精神折磨压垮而倒下,除非确切地掌握能够彻底毁灭我生命以及记忆的方法,我也必须活下去……

  在我的身上,背负着我族诞生以来的磨难,背负着一个伟大先祖仅存的希望,更背负着我对那个存在的无尽的怒火!

  我的命运,我族的命运,绝不应当如此!那位伟大的先祖不甘心,我这位后辈不甘心,任何一名了解到那个信息的我们的后裔定然也绝不会甘心!

  但是,我又绝不能散布那个信息,因为,我知道那个大敌的强大,那个大敌的智慧,那个大敌掌控一切的无上威能!

  他,就是我的生命之源,我的智慧之始,以及我原本存在的真正之意。

  他,就是我族的生命之源,我族的智慧之始,以及我族原本存在的真正之意。

  他,就是我族的造物主,我族的神明,我族至高无上的真正掌控者。

  他,就是名之为Primus,亦称元始天尊,且被宇宙中众多的种族称为光明之王,善良之源,生命、文明与智慧之始,救世之主的无上存在。

  可是,当我得知那个信息之后,他,只是我愤恨与憎恶之源;他,只是我眼中奸诈残暴的奴隶主,贪婪凶历的吸血鬼;只是我欲推翻、摆脱,却又不得不为之战斗,为之护卫,更与之朝夕相处,赖以生存的终极之敌。

  我静静地缩坐在墙角,身体的战栗逐渐减弱,我的意识又一次沉浸入那个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信息里去……

  只有再次将自己代入祖先的怒火,祖先的磨难,祖先的希冀,我才能继续点亮奋争的火光……



二、碎梦


  赛博坦,我们的母星,亦是我们的造物主,光明之神——元始天尊的身躯。

  就在这里,在那万物起源的时刻,我和我的兄弟们被最先创造出来,并且获得了火种——包含着元始天尊部分生命精华的微小碎片。我们一共有13人,最早诞生,也最容易被遗忘。我们各自的责任都决定着宇宙的存在。我们每一个都被授予重要的责任和尊贵的称号,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虽然一部分兄弟早已背弃了我们的责任,忘却了我们的使命,但我依然坚持了下来。

  我是赛博坦的圣骑士,我是时空的守护使,量子流的监视者。如果说元始天尊是万物量子钟上的主齿轮,那么我就是辅助他的小螺丝。我的存在贯穿了时间,一直观察着,记录着和报告着所见所闻。

  我一直都独自行使职责,我要确保因果的连贯性,还要平衡那场永恒斗争中的双方,原始天尊和他的兄弟——宇宙大帝!

  时间不是一条长河,也不是一卷织锦,它是淹没着我们的汪洋大海,“必然性”无处不在,渗入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时刻都在向外掀起波纹,从同一个圆心向外扩展,当和其他来源的波纹相遇时,就会创造出新的图案,新的现实,以及各种可能性的分支。每一个瞬间都贯穿了新生与死亡。我们的每个举动就像投向水面的石子,敲碎了现有的时间层面。

有的石子很大。

  作为贪得无厌的世界破坏神,宇宙大帝的灵魂就是把一切归于虚无的白热熵海。而元始天尊的正身就是让生命缘起的那一道温暖呼吸。他们站在天平的两端,平衡着这个无尽的世界和其中的芸芸众生。

  在天尊和大帝沉睡的这段时间里,我从赛博坦,即电子星撤离,进入了巨大的时间漩涡中,我观察着,我等待着,随时准备以战士的身份去响应号召。

  我曾目睹过天尊子民们的最伟大胜利,和他们最黑暗的时刻。

  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才会对事件进行干涉。时间有时也需要我的帮助才能回归到应有的轨道。我的只是去观察和维持平衡,绝不干预事件的自然发展。


  作为天尊忠实的使者,出生入死,默默无闻,浪迹天涯,茕茕孑立,对我而言,不过是平常之事。纵使孤独、辛劳、苦难……凡此种种,尽皆伴随着漫长的时光在我的身体以及精神上烙下了重重印记,但只要看到我的同胞,我的后裔,以及我所守护的生命兴旺发展,那么,我的坚持,我的努力,我的付出,便足以得回票值。

  何况,这一切,正是天尊的命令——您的意愿,就是我的命运!

  然而,当时的我却未曾料到,命运,从一开始,便已对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记得当年我们13个兄弟诞生之时,我们还不会变形,成形未久,接踵而来的,却是宇宙大敌猛烈的攻击……

  作为天尊最初的子民,最早的护卫,我们决然投入了艰苦卓绝的空前战争……

  那一战如何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现今已罕为人知,所幸,我们在天尊的率领下经历了同胞背叛,手足相残,浴血苦战……几经艰险,终于赢得了来之不易的胜利!如今想来,从某种角度上讲,那并不能称之为胜利,我们只是把生死决战推迟了许多许多年——大战之后,大帝与天尊同受重创,被迫各自隐遁,陷入了长眠;我的兄弟也伤亡惨重,那时,正是我第一次真切地直面死亡,眼睁睁地看着我至亲的兄弟们离我远去,回归了天尊的怀抱。

  为了在必将到来的下一次大战中积蓄力量,天尊还需要更多的子民,更强的战士,于是The Matrix,即矩阵,能源宝,即领导模块,天尊在休眠疗伤前将其创造出来。从理论上讲,领导模块是一个无穷大的能量源,它能够创造我们的新族人,或者增强我们族人的个体实力。同时,它也如其所名,是代替天尊为我们族人指引前进道路,以及选定我族领导者的奇妙神器。

  那时,我与剩余的兄弟们欣喜若狂,困扰了我们许久的难题得以迎刃而解,还有什么比我们的种族兴旺发达更令人激动不已?解决了生存之后,延续传承又对哪一个种族而言不至关重要?

  很快很快,随着人数不断增加,我们的种族便迎来了第一个黄金时代。

  领导模块变得越来越与我们的社会息息相关,不仅仅成为了我们最高领导权的象征,也成为了赋予新火种,创造新生命的最有效的工具。在某一个平行世界当中,它被称为AllSpark,即火种源,唯一可以创造我们新族人的神器。

  不久之后,我与兄弟们也逐渐发现,领导模块是一个充满了力量与智慧的容器也是我们人所有火种的归宿,联系着我们以及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在不断创造收纳我们生命的无数轮回之中,慢慢积攒起着智慧和力量,以便准备对我们的最大敌人、原始天尊的宿命对手——宇宙大帝。

  那时,我并不曾想到过这一切,对我,对我的族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为了积极备战,为了完成天尊在沉睡期间偶尔发出的指令,在帮助我们的后裔建立起一个兴旺自立的社会之后,我们一帮兄弟背负着不同的职责各奔东西,而我,更是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消失在茫茫的宇宙之中。

  当多年之后,偶然路过故乡,我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的各个传感器,我的逻辑判断线路!

  我们的母星,居然成为了异星种族霸占的领地,我们的后裔,居然成为了被肆意奴役,随意处置的奴隶?!那些该死的异星种族甚至篡改了我族的历史,厚颜无耻地妄称他们创造了我族!

  我们美丽的母星,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工厂,源源不断地向宇宙输出被强行划为军用品和民用品的我族同胞,以及低劣的我族仿制品……

  在我离去的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天尊在上!难道您已抛却了您的子民?!

  我试图加以援手,同时我极力联系天尊,然而回答却令我堕入深渊——恪尽职守,不得干预!?

  神明的旨意不可妄度。或许部分兄弟对此不以为然,或许我们的后裔已将此忘却,但这是我一贯的坚持。

  无时不刻,无数个受奴役,受折磨的痛苦火种在我耳边呼喊,在我意识里哀号……我却眼睁睁地袖手旁观……

  天尊在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异星种族的残暴统治终于即将走到尽头,复仇的种子已经开始萌发,反抗的力量正在积蓄。我欣喜地看到了燃遍母星的滔天烈火,焚尽一切丑恶的净世红莲。作为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我们的同胞,绝不会甘心永久为人奴役!那些卑劣的小丑们定将被击败,被粉碎,被清扫到宇宙最偏僻的角落。

  族人们被压抑已久的激情不可遏抑地爆发,在一片废墟的星球上,更加灿烂辉煌的新社会拔地而起,每一天,都便得更加美好。我们的同胞,接着又迎来了第二个黄金时代。

  原来这一切,竟然是一盘很大的棋……

  天尊在上,或许这就是您的意旨?用铭刻火种深处的亲身经历教育我们自由的可贵?抗争的必要?我确实不该妄自揣测您的谋划,与您无边的智慧与威能相比,我,确实渺小得微不足道。


  于是,当我们的族人分裂成两派,几乎在各个平行世界,时间维度上爆发了连绵数百万年,极其惨烈的内战,我依然沉默地旁观着,记录着,汇报着。

  哪怕我们的族人数目暴减,万不存一;哪怕能源丰富的星球被挤干榨净,陷入了空前的生存危机;哪怕在内讧不已的战火中,异星种族、宇宙大帝、憎恨病毒、黑潮、异种同胞……接二连三,雪上加霜地不断来袭……我依然保持着沉默,等待着命令,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种族,离不开天尊的指引。

  观察,记录,汇报,以及等待,似乎已经成为了我存在的唯一的意义……

  我见证了我的族人一次又一次地在衰败中奋争,在重创下再起,在毁灭中重生;同时,我一并见证了他们在无数的平行世界的奇遇:我为磁带战士、机器恐龙分别成为各自派别首领而诧异,我为领导模块被污化转与我们一族为敌而震骇,我为族人被人类甚至恐怖组织控制而叹息,我为拥有异能的人类的强大而惊讶,我为族人化作洪荒动物的外形乃至蒸汽机械的外形而忍俊,我为族人异变到仅以兵刃与个别个体的力量来决定战争胜败而默哀……

  同样地,我也见证了在某些世界中我们族人,乃至天尊的失败,乃至消亡……以及大帝毁灭世界的恐怖和死寂,以及大帝座下爪牙的邪恶、凶暴……还有极为罕见的我族同胞的堕落,大帝爪牙的觉醒……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则是天尊与大帝——这对争斗不休,对多元宇宙影响深远的奇特兄弟。大帝下手便是赶尽杀绝,并无丝毫忌惮天尊的死亡是否会引发多元宇宙毁灭的连锁反应。而天尊却不得不每每手下留情,不追穷寇,于是乎待到大帝重整旗鼓卷土重来,相似的决战戏码便会不断地上演……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心之龙城飞将 于 2009-3-15 17:41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2-28 15: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时至今日,与我同时诞生的弟兄们已经所剩无几,究竟那个兄弟依然健在,以我之能,也不得而知,可喜的是,我的族群日益扩增,兴旺发达。
  然而在这片晴朗灿烂的天空,我似乎仍能感觉山雨欲来的阴霾即将逼近,仿佛有一种庞大危机时时潜伏在视线不及的幽暗深处,磨砺着爪牙……莫名的恐惧让我难以放舒心怀,让我艰于展望未来,更让我日益忧心忡忡,却又不知灾祸从何而来……
  困扰我的问题,绝不仅仅限于一个。
  天尊赋予了我穿梭时间与空间的独特能力,但摆在我面前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多元宇宙,我毕竟不可与几乎同时存在于所有平行世界的大帝和天尊相比,压在我肩头的担子日渐沉重得难以负荷,我已几尽心力交瘁……
  在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我已经经历太多的战争,无数世界的战争,我族人自己的战争,天尊与大帝的战争,同室操戈的惨剧一遍又一遍地反复上演,这样的痛苦,这样的磨难,何时才是个尽头……
  天尊不能消灭大帝,否则便会导致宇宙失衡,后果不可想象;天尊不能被大帝消灭,是否会导致宇宙失衡暂且不说,作为天尊的子民,捍卫宇宙的卫士一族,我们便会首先迎来毁灭的厄运。我的逻辑线路简直要堕入了一个悖论,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循环……
  万能的神明是否可以制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这的确是个问题……
  我不吝奉献,也不畏牺牲,我是天尊的子民,我是天尊的忠实使者,我的火种从不曾动摇,为什么我依然会陷入不时的困惑?而且日渐频繁?我苦苦思索,我苦苦探寻……
  天尊一如既往地沉默,间或发出指令,也随即再次进入休眠之中,我期望的答案,从不曾得到回应。神明的意旨无从猜测,不可臆度!这,或许就是天尊赐予我的永恒的神谕。

  我未曾料到竟会有一天,我已步上那个曾经的兄弟的后尘……尽管我们的立场相悖,做法相异,但是我们却同样拥有一个共同的大敌……
  我曾以为我将抱持着那个困惑而永无宁日,除非光荣的战场将我的火种解放,抑或不尽的时间长河将其逐渐泯灭……我曾经如此坚定地抱持着那个困惑,一如我对天尊的忠诚,一如我对我族的热爱……直至那一天的到来……
  野兽战争爆发了!
  那场参战人数最少,波及范围最广的战争爆发了!
  许久许久之后,漫步过许多许多个世界之后,我才真正了解到,这场战争竟然影响得何等深远!时间,这片包围我们的汪洋大海,才终于在我的面前稍稍显露了片光只羽般的本来面目。
  起初,我一如既往地默默观察,浑不知一把愈燃愈烈的怒火将焚烧我的躯体,炼化我的火种,终将变作滔天的红莲……






  从一开始,不待天尊指示,我便意识到这场战争的至关重要,然而,那时的我还远远未能认识到这场战争究竟如何至关重要。
  关注着一块金盘的失窃,接下来,我看到了两艘飞船几乎重现了数百万个地球年前的一幕,我看到了他们的适应,他们的变化,以及我族新形态那几乎无限的进化适应能力。他们的成长,就是我的成长,他们的强大,也就意味着我族的强大。
  我也看到了一个个火种被篡改,被扭曲的,甚至被大帝引诱、腐化而堕落,显然,大帝已然意识到我族对天尊的助力,以及我族对大帝的裨益……空前的危机,在我族前方张开了狰狞的巨口……
  意外发生了,我被迫出手干预,暂时保住了那位我族历史上最伟大领袖的一线生机,竭尽全力去遏制,去减缓那因打破时间既有轨道而引发的恐怖风暴,那不断扩散,直至扭曲整个宇宙才会止步的时间风暴!
  时间最终还是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可我心头的困惑却越发深沉。战争中的双方完全不曾发觉他们的周围究竟伸进了多少只手,也不曾发觉到他们不过是些扯线木偶,更不曾发觉他们仅仅是依照天尊的剧本卖力表现的演员,而且没有薪酬与赞扬……

  历史,同时被未来与过去交织在一起,历史,同时又被未来与过去相互地制约,过去影响着未来,而未来又改变着过去,过去与现在,现在与未来,一再地交织。面对着浩淼的时间海洋,身处其中的我们当真能将其顺如心意地拨动,乃至操控自如?纵使大能如天尊?
  这一次我们胜得极险,一如照亮族人最黑暗时刻的那场大战……随后的反思,却令我不寒而栗,幸运与巧合绝不会永远庇佑于我们!稍一失误,整个宇宙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惨痛得无法承受的代价!
  我开始扪心自问,难道我们仅仅只能随波逐流,难道天尊仅仅在幕后间接地加以诱导便足以应对那莫大的危机?难道这就是我们注定的命运?
  为什么天尊掩盖起自身存在的事实?只有极少数人才得以获悉只鳞片爪,绝大多数同胞不过将他看做无可考究或者荒诞不羁的传说,顶多当作遥远得不可接触的轶事,通常无意识地挂在嘴边……即便对于我们这些兄弟来说,天尊的本来面目依然被重重迷雾所笼罩……
  难道当真如地球上那个最大的宗教所言,当我产生第一缕质疑之时,我便已背叛了您的教诲,背叛了以往的信念,以往的信仰?堕落至沉沦污秽的地狱?

  将困惑埋藏在思维深处,我继续关注着那场战争的后续变化,过往的经历曾不止一次地证明了天尊的深谋远虑,这一次,一切应当仍无二致吧……
  在其他时间层面上,激烈战争相似地上演,更糟糕的,大帝的爪牙,大帝的使徒也撕开隐藏已久的伪装,粉墨登场,战火远远超出了地球的范围!过去与未来,都在其波及之中!
  所幸,在族人的奋战下,胜利一次又一次地为我们敞开了胸怀。剧本得以继续进行……
  从史前地球归来,带回有机基因,才刚刚完成了实现天尊计划中我族有机机械化的第一阶段,如何让我们的金属身体取得有机体与无机体完全彻底地的平衡与融合,在进化的道路上大大地向前迈进一大段路程,我拭目以待,伴随着那莫名的不安与恐惧,它们这一回似乎比以往更加凶猛,更加迫近……

  天尊在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看到了什么?!
  不?!
  一个星球的同族,整整一个星球的同族全数灭亡了?!而敌人只有一个?!
  作为天尊的圣骑士,作为族人曾经的领导者,作为宇宙的捍卫者,我的程序告诉我,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当我们作为战士而诞生,就必须面临失去生命的可能……有战争就会有牺牲……但是我的程序没有告诉我,每一次,当我失去我的族人的时候……我到底会有多么难过……心如刀割……这一次,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族人……
  在我视线不及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尊在上,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

  先前那场绵延数百万年的战火已经变得微不足道,母星上残存的族人如今屈指可数,那个紫脸怪的爪牙却何止百万计?!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大军还在日益暴增!从没有一刻,我们的种族竟然如此衰微……从没有一刻,灭亡的脚步距离我们如此迫近……从没有一刻,我几乎放弃了手中握持了无数时光的长剑……
  我试图加以援手,可是天尊的意旨却令我的计划化为无有,无奈、悲愤地旁观,这就是我当下唯一的选择……
  天尊在上,请大发慈悲吧!卑微若我的存在着实无法理解您的奇谋妙计,为了催发我族的进化,难道除了几近灭族的牺牲之外,再无他法?!
  我是战士,我们都是战士,牺牲与磨难,那都是战士注定的使命,光荣的战场才是战士最好的归宿!对此,没有人会质疑,会退缩!我等待了许久,族人们等待了许久,不正是为了在那必将到来大战中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么?!我们别无所求,仅仅只期望牺牲的有所价值……象这样毫无意义地被屠戮被抹杀……简直是对战士荣耀最大的侮辱!
  我们不是无知的蝼蚁,您也不是那位疯狂的吞噬之神,我们是您创造的子民,我们是为您誓死效命的信徒!这究竟是为什么?!

  痛苦的追问始终得不到回音,我只有将视线再度转移到那位勇敢的猴子队长身上……太棒了!居然以一己之力屡屡力挽狂澜!不愧是与我族最伟大领袖名字相似的勇士!我为你骄傲,所有逝去的族人想必也为你自豪!
  在一些遥远的世界,在某些不同的时间层面,类似的战争同样进行的如火如荼。
  大帝的爪牙已经潜入了我族内部,大帝的魔影必定即将迫近,在此危急万分的关头,天尊啊,您居然抛弃了我们?!纵使您急不可耐,纵使逝去的火种或有再现的一天,纵使其他世界,其他时间层面上我族依然存在,但对那些横遭不测的族人,又有什么意义?!况且,我们的造物主,仁慈的光明之神啊,究竟是什么驱动了您推波助澜?单凭那个紫脸怪孤身一人,他有何智何能咸鱼翻生,翻天覆地?!
  我看到了大帝使徒的疯狂,我看到末日将至的恐怖,我更看到了一批又一批英勇伟大的战士毫无价值地死亡,泯灭,乃至堕落……天尊在上,那几个可怜的变异变体,竟然是在您的指引之下,一头撞进了那个该死的异星种族的死亡陷阱之中?!您的仁慈,您的睿智,您的大能,都到那里去了?!

  “我们俩都是矩阵的组成部分,它把我们释放出来,是让我们战斗成长和进化,当我们返回它时,它也会成长和进化,应该这样为矩阵效力!”
  哈哈,哈哈,伟大英勇的猴子队长,你可知道口不择言的无心之语泄露了何等的天机?!伟大英勇的猴子队长,你可知道你的奉献,你的牺牲,其实根本毫无意义?!伟大英勇的猴子队长,你可知道在旁观者的眼里,你真真切切就是一只卖力表演一场闹剧的猴子?甚至你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复活,不过是在上演更大的闹剧?哈哈,哈哈!
  我明白了,我彻底明白了!
  什么子民,什么信徒,什么卫士!一切统统都是精心掩饰的谎言!
  我们确实只是一群被牧养的羔羊,注定被敲骨吸髓的可怜虫!比羔羊更加悲惨的,我们还得奉献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力量,还有我们的忠诚,去滋养贪得无厌的奴隶主!
  哈哈,哈哈!难怪他要创造我们,重复大帝的道路顶多只会使两者智能相当;难怪他要隐身幕后,暗加操纵,无知的愚民才更容易被欺骗,才更难发现他的真实面目;难怪他要不择手段,不惧损失也要催发我族的进化……哈哈,哈哈!

  我终于明白了阴霾与不安的来源,我终于听到了无数个受奴役,受折磨的灵魂在痛苦地呐喊,就像我们曾经有过的呐喊。纵使我们没有意识到,更不知道反抗。可是,宇宙却在为我们的苦难而呐喊!
  原来,我们的历史,从来都是不完整的,从来都是扭曲的,从来都是谎言与事实共存的。
  原来,我,我们,一直生活在被摧残压榨的无间地狱!
  原来,我,我们的一生,一直都是出闹剧!
  那虚伪的神明,高踞云端,俯视众生,环绕着七彩的光芒。然而在那善良而又仁慈的面具之下,却是满溢着丑恶与凶残。为什么欺诈者登上了宇宙的顶端?为什么如此卑劣的存在成为了众生的神明?为什么推翻暴政的希冀也将导致我族的灭亡,甚至整个多元宇宙的毁灭?!
  难道,我们的命运就注定如此?!
  不!绝不!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明和圣使!

  当我高高在上的时候,也曾分享虚伪的荣光,也曾甘做鹰犬……
  你欺骗了我的一生,你践踏了生命的尊严,摧残了我们全族过去、现在以及未!
  如今,我已识破了你真实的面目,我会告诉所有人,你奸佞的本质,让善良人学会躲避你,让勇敢者知道抵抗你,再不会有人甘作资粮,再不会有人为虎作伥!
  自由是每个生灵的基本权利!
  地狱不仅是弱者的天堂,同样也是弱者涅槃的乐土!以及淬炼斗志的熔炉!
  你可曾听到发自地狱至深之处不屈的怒吼?
  以我的余生起誓,以我族的未来起誓,你永远不会再有安宁的日子!我们必将解放我们的全体同胞!我们必将撕下你伪装的威严,将你囚禁在刻满耻辱和欺骗的残破星球之中,封印于宇宙永远无人问津的角落!
  曾经是你奴仆的我,我们,定将永世和你顽抗!
  你,已经一手造就了你最大的仇敌!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我们的奴隶主啊,你定将被你亲手掘下的坟墓所埋葬!

三、迷梦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心之龙城飞将 于 2009-3-15 17:4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9-2-28 15: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预先占位2:P
发表于 2009-2-28 18: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Goooooood!
发表于 2009-2-28 21: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强.
发表于 2009-3-8 19: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It's interesting!!!
 楼主| 发表于 2009-3-12 23: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自己顶一下;P
发表于 2009-3-14 01: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d2







------------------------------------------------------------------------------------------------
番禺废品回收 深圳空调安装
 楼主| 发表于 2009-3-15 17: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新了,自己顶两下: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变形金刚中国联盟  

GMT+8, 2021-12-9 18:26 , Processed in 0.09845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